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大雄
    桥西低下头,不再说话,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桌上的饭菜上。米饭有点黑,不过吃到嘴里又香有糯,清炒萝卜丝也不错,不过放了两根香葱在里面,闻起来就让人垂涎欲滴,还有那个青椒炒肉干,有点辣,但是能够提升食欲,肉干有些硬硬的,嚼劲十足,令人口齿留香,但是她吃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肉,绝对不是她以前吃过的猪肉,羊肉,或者是牛肉。

    可能因为这里的环境并没有受到污染吧,所以,这里的东西都很好吃,这也是她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一点觉得安慰的地方。

    桥东看见她一声不响的吃饭,很满意她的表现,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大口的吃着饭菜。

    中途,他停下筷子,看了桥西一眼,“明天有集市,我们去集市上买一些东西回来,后天我们就出发。”

    “出发?去哪里?”桥西一愣,也停下了筷子,自己的大脑里根本就搜寻不到关于另一个地方的信息,看样子桥东也是临时起意的。

    “总之,要带你离开这里,以后都不会回来了。”桥东的目光看了厅堂里的一切,然后又透过延伸的门,看向外面的院子。

    那目光里居然充满着恋恋不舍的感情。

    这个破地方有什么不舍得的?要是现在可以走的话,姑奶奶还真的不稀罕留在这里……

    “大雄怎么办?”不知道怎么滴,她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又低头思索,大雄是谁?谁是大雄?

    脑海中顿时就出现一个穿着长大褂,光着粗壮手臂的少年,这个少年的脸似乎没有洗干净的时候,看上去脏兮兮的,只剩下两颗白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

    奥,这就是大雄,原主桥西唯一的朋友。看来,这个桥西也是一个另类的女孩子了,居然喜欢和这种不讲卫生的男孩子一起玩。

    “关于大雄,明天集市回来以后你去找他,看看他有什么打算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就让他给我们一起离开。”桥东说完以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眉峰猛地一蹙,“当然,前提是他自愿跟我们离开,你可别耍赖,非要拽着他离开。”

    “怎么会?他是一个大的拖油瓶,拽着他离开我又没有什么好处?”桥西小声的嘀咕道,脑海中关于大雄的信息越来越多了。

    桥西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认识大雄的,就是某一日吧,她调皮的在附近的山头上摘野果子,没有想到一不留神就从树上给摔下来了,不过,那天摔的可比今天严重多了,躺在地上差一点就嗷嗷大哭了,大雄这时候就像是一个英雄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一下子就帮她将脱臼的手臂给接好,然后就背着她回家。

    这附近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更加没有年纪相仿的,所以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成了好朋友,大雄原来就住在附近山头的山洞里,他说,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给抛弃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这里,找了个山洞,靠着野果子充饥度日,后来大一些了,他又学会了做陷阱小动物,有时候他也会拿着一些皮毛去集市换一些生活用品来,一个人倒也过的逍遥自在。

    桥东因为知道大雄是一个孤儿,无亲无故的,所以这才打算带着他一起离开的,显然,桥东对大雄的印象还不错,要不然也不会想着带他一起离开了。

    吃完饭以后,桥西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看了看那张硬板床,直接扑了过去,从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先是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后来就是拖着和自己体重差不多的柴禾,再后来又是做饭,收拾碗筷,真的是累死她的。

    在她的记忆中就从来没有这样累过。

    她四平八仰的躺在床上,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的筋骨,鼻尖居然钻进来一股淡淡的清香……

    床褥都是最简单的粗布,灰白之色的,看上去缺少美观,但是很柔软,很舒服,除了有股淡淡的清香之外,还有一股阳光的味道,看样子床褥刚刚才在太阳下暴晒过,躺在床上特别的舒服,几乎一合上眼睛就睡着了。

    次日,迷迷糊糊之中,听见几声巨响,她一下子就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声音的来源就是自己的房门,桥东很用力的踢着她的房门,她的房门本来就是用几块木板钉的,被这么用力的一踢,那几块木板瑟瑟发抖,似乎要散架一样。

    “小西,你这个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床,难道要劳资直接把你从床上拖起来吗?”桥东似乎觉得踢门并没有什么效果,立即又大吼起来。

    桥西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眼睛里喷射着怒火,她最讨厌别人在她睡觉的时候吵醒了,如果放在以前,她会直接将门打开,然后将房间里所有能够扔的东西全部都到那个人的身上。

    可是这里并不是她原来的那个世界,她势单力孤,一定要控制自己的脾气……

    握紧的双手又慢慢的松开,看了看窗口,似乎天还没有大亮,哪里来的太阳晒屁,股?看样子这个便宜爹就是一个超级大逗逼……

    “我马上就起来了,你就不要踢了,就算是以后不回来了,你也不用将房子给拆了吧?”桥西无奈的看了看那块几乎要散架的房门,大声的吼道。

    然后用手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哼,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把这个便宜爹给甩了,跟着这种莽夫过日子,自己非疯掉不可……

    起床随便洗漱了一下,走了出去,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起晚了,原来桥东早就已经将早饭做好了,看来他至少比自己早起半个小时。

    吃完早饭之后,桥东和她一起,一个人背着一个大箩筐就出门了。

    背着大箩筐走路,桥西觉得浑身别扭,这个大箩筐也太丑了,而且很重,有点摞背,可惜啊,不管她如何抗议,这个箩筐最后还是落在她的背上,跟一个蛮横无理的过日子就是这样吧,只能够逆来顺受了。

    很快就离开了茅草屋,心里一直在想,如果大雄在就好了,他的力气似乎很大,一定会帮着她背上这个丑陋的箩筐的。

    从家到集市居然走了一个半时辰,也就是三个小时,桥西终于明白桥东为什么那么早就把自己给喊起来了,他们到集市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说是集市,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就一百多人吧,都是附近的居民拿着自己家里的东西出来交换,当然还有花银子买的,并不是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可以换到。

    桥西他们就带了一些皮毛出来,可是因为入冬还早,皮毛并不怎么讨喜,三张狼皮就换了一袋白面,这显然是不够的,接着,桥东又花银子买了一些必备的食用盐,还有针线,蓑衣,一人一双鞋……

    他掏银子的时候,桥西偷偷的看了一眼,随后就很失望,那个钱袋干瘪瘪的,里面并没有多少的内容……

    其实,是她自己的期望值高了,住在茅草屋的人都是赤贫一族,她怎么能期待自己会有一个有钱的老爹,在这里做做富二代什么?

    东西很快就买齐全了,似乎没有买什么,可是两个箩筐居然已经装满了,还算那个便宜爹有点良心,将那袋最重的白面放在他自己的箩筐里,桥西的箩筐里都是背着一些比较轻的东西。

    可能是背的时间长了,箩筐这时候背在身上也没有多少的感觉,似乎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一样,至于丑陋嘛,放眼望去,大家都背着箩筐,也就没有丑陋这一说了,入乡随俗嘛,桥西才明白之前完全是自己没事找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