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杀人了
    大雄的身体果然强壮,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桥西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小西,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大雄眼睛一睁,目光中闪过一缕的杀气,就像是野兽的光芒一样。

    他一步步的往前走,盯着那两个跟班。

    那两个跟班虽然赢了,但是看见那样的目光还是露怯了,同时吞了口水,往后退了一步。

    “你最好不要找死,再敢过来的话,这次一定不会饶掉你的小命……”他们的内心也是诧异的,刚才他们用自身的真气,将大雄震开,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筋骨一定会受损,最少要在床上躺三个月。可是大雄一下子就爬了起来,就跟没事人一样,根本就不是泛泛之辈。

    “你们想欺负小西就不行,谁要是敢动小西一根头发,我就是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他的……”

    大雄的目光冷凝一片,就像刀刃一样,直接插入那两个跟班的心脏,他们两个内心一颤,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大声吼道:“你既然想死,我们就不阻挡了……”

    同时挥起拳头向大雄冲过来……

    那个穿着墨绿色锦袍的男人,站在一边冷冷的笑着,似乎大雄已经是待宰的羔羊……

    大雄这次并没有和他们硬碰硬,当拳头挥过来的时候,他赶紧闪开,然后一个回旋踢,他和那两个比起来,动作要敏捷很多。

    可是这次和之前一样,感觉到自己踢中他们的腿了,又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过来,他的身体又不由自主的飞得出去。

    就在快要摔到地上的时候,他赶紧用手臂撑住,再来一个鲤鱼打挺,居然一下子就站稳了。

    他随手一挥,嗖嗖的,半空中划过一道光影,飞快的朝着那两个人飞过去。

    那两个人看见他毫发无损的站立着,正处于惊讶之中,当他们感觉到有东西飞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两股鲜血喷射而出,他们每个人的心口插了一根长长的铁钉……

    他们的眼睛圆睁着,似乎在此之前都难以相信:自己居然死在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手里……

    大雄也愣住了,他居然杀人了!而且杀人之后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像他以前捕杀猎物一样,那两具倒下去的尸体,就像是倒下去的野兽一样,根本不值得他同情……

    “杀人了!一下子杀了两个人……”围观的人大声的喊着,也被眼前的惊住了,一个个往后退去,唯恐殃及的鱼池。

    桥西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响,思维顿时断片了,眼前尽是那嫣红的鲜血。

    她真的没有想到生命这样的脆弱,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两个人,现在居然倒地不起,没有了气息!

    “好哇,你们既然敢杀了我的人,今天要你们不得好死……”那个穿锦袍气得头冒烟,浑身都颤抖起来了。

    只见话音一落下,一团白光就包围着他,他的发丝一根根的飘起来,衣服也变得气鼓鼓的,脸上充满着愤恨的神情……

    大雄一看情况不对,赶紧站到桥西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小西,你要注意一点,他应该就是大叔所说的修行者,这些人都是会法术的……”

    那是大雄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怯意,就算是再厉害的修行者又如何?只要是想伤害小西的,他都会把他们当做野兽一样杀掉……

    桥西现在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大雄,我们杀人了,现在该怎么办呀……”

    人命关天,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都逃不掉律法的制裁……

    “涵公子来了……”不知道是谁轻轻的说了一声。

    但是却像一块小石头激起了千重浪,所有人都把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纷纷的往路上看去。

    就连穿着锦袍的那个家伙也很快的恢复了正常,包裹在身上的白光也不见了,头发也垂了下来。

    他诚惶诚恐的跑过去,跪在路中央,朗声说道:“神玄门弟子欧阳静参见涵公子……”

    大雄和桥西也忍不住看过去,只见街上大轿缓缓的抬过来,白色纱幔飘飘,隐隐约约看见里面有一道修长的身影,里面似乎还有金色的光芒泄露出来,给人一种既神秘又高贵的感觉。

    如同谪仙一般让人仰望!

    一道清朗又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欧阳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本公司看见有这么多人在围观……”

    欧阳静似乎很怕这个涵公子,将头垂了下去,恭恭敬敬的回禀道:“涵公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两个乡下野民,居然敢用玄仙门的告示牌,我不过是训斥他们几句,他们居然把我的两个家奴给打死了……”

    桥西突然间醒悟过来,这个涵公子似乎有很大的来头,就连这个刚刚不可一世的欧阳静都跪拜于他……

    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申辩机会,如果放过这次机会的话,她和大雄一定会大祸临头的。

    她赶紧站在路中央,大声的说道:“他在胡说,我们不过是在上面贴了两张告示,如果我们做的不对,把那告示撕了就行,可是他偏偏出言调,。戏我,还说什么要我陪酒,最后见我不答应,居然只是恶奴要打我们,我的朋友是在自卫的情况之下,才打死那两个恶奴的,他们可以说是死有余辜……”

    “欧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难道敢欺瞒本公子吗?”一声威吓,那些围观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还没有等欧阳静回答,桥西又赶紧说,“我所说的绝无半点虚言,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大家,有很多人证的……”

    “本公子问你话了吗?谁让你多嘴多舌?”又是一身冷喝。

    “……”桥西一愣,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天真。

    明摆着这个欧阳静和这个什么公子是认识的,自己居然期望着这个什么公子会还自己一个公道?

    桥西心底的野性也被激发出来了,既然已经不指望他主持公道,又何必对他说话客气?

    他刚刚问的那些话,不过是假装门面而已,做给那些围观的人看的,心里一定是偏向欧阳静的……

    “人长嘴就是要说话的,如果我不把事情说清楚,你又怎么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虽然没问我,但是整件事情我最清楚,你又为什么不愿意听我说呢?如果你想偏袒他的话就直说,没有必要在这里假惺惺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