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租客来了
    到了下面的厅堂一看,爹和大雄居然已经在饭桌上吃早餐。

    我靠,还真的想把我饿死啊,晚餐不让我吃,早餐也不叫我,有这么狠心的爹吗?

    “爹,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昨天晚饭不让我吃,饿着我睡都睡不着,现在早餐也不叫我,你难道真的想绝后吗?”

    桥西一边夸张的说着,一边已经到桌边坐下,拿起了碗筷,不让我吃,我也要吃,这饿的感觉太难受了,她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啪”的一声,桥东用筷子猛的一下敲着她的手。

    桥西赶紧把手缩回来,很生气的将筷子往桌上一扔,大声的说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真的不要我这个亲闺女了,想把我饿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就走,免得碍你的眼……”

    伦家又没有犯什么大错,不就是教训了一下那个刁蛮任性的千金小姐吗?这还没完没了了……

    “饿死?我能把你饿死吗?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大雄给你送来吃的,你不是喜欢睡懒觉吗?所以早上我没有叫你,你居然唧唧歪歪的一大堆,还以为自己很有道理,是不是?你就知道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耍些小把戏,就算是被我拆穿了,你也不怕,因为你知道我是你亲爹,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但是你要好好的想一下,如果面对的是外人,别人会宽恕你吗?就算是有大雄护着你,你也未必每次都能侥幸的逃过去……”

    桥西顿时心虚了,怪不得大雄一直都不敢帮她说话,原来昨天晚上烤鸡事情已经败露了。

    “这些话你以前就说过,大不了以后我听你的,低调行事好不好?你先让我吃早餐,我快了饿死……”桥西顿时说话也不硬气了,小心翼翼拿起筷子,然后看向桥东。

    确定他不会再一筷子打过来的时候,这才往嘴里扒了一口饭。

    哎!这到底是过的什么苦逼日子?

    吃一口饭还要看爹的眼色!

    她现在恨不得就去寻仙派报道,到了玄仙派以后,爹再也管不到她,她可以摆脱所有的束缚,像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飞翔着……

    想着想着,她的脸上都有了淡淡的笑意,暂时先忍着吧,反正只有这一天了。

    但是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象的太美好了,玄仙派并不是乐园……

    吃完饭以后,他们就到街上溜了一圈,给他们准备足够的生活用品,明天好去玄仙派报道。

    到了街上以后,桥西内心所有的不满都消失了,原来自己真的是亲闺女。

    桥东给她买了很多的东西,包括两声漂亮的衣裙,还有绣花鞋,还有一些和简单的首饰,最后,居然问她要不要胭脂水粉之类的。

    如果是以前,桥西还真的不会要什么胭脂水粉这些东西,花银子买这些,还不如去买吃的,可是现在她似乎不用担心银子的问题了,以后她和大雄进了玄仙派,都会有月钱的,这些银子交给爹,也足够让他生活了。

    胭脂水粉用了之后,真的会变得漂亮很多,就拿那个李仙儿来说话,脸蛋粉嫩粉嫩的,看见就让人想摸一下,这多多少少有胭脂水粉的功劳。

    以后在玄仙派不能让这个死丫头太嚣张了,就算是不能在别的地方压她,在容貌上也绝对不能让她一枝独秀。

    她就挑选了一些价格比较适中的胭脂水粉。

    桥东还给大雄也买了两身衣服,一件绣花的青色长袍,虽然是普通的棉布,但是上面的绣纹很精美,另外一件居然是丝绸的,上面印染着点点的花鸟图案,浅白色的底子,看上去十分的华美。

    大雄从来都没有穿过什么漂亮的衣服,更不用说锦袍了,桥东要给他买的时候,他一直是拒绝的,可是桥东说,玄仙派不是一个顺便的地方,穿衣服也要讲究一些,以后说不定要出席什么重要的场合,怎么也要准备一件“盖面衣”,就是充门脸的衣服。

    最后,桥西一直说他穿上那件锦袍一定是盛东城第一美男子,对那件锦袍赞不绝口,大雄才答应买下这件锦袍。

    除了买这些穿的,用的之外,桥东居然还买了一些零嘴,什么炒花生,麻花,瓜子之类的,让他们也带去玄仙派。

    这些零嘴自然不是给大雄准备的,他平时很少吃这些的,可是桥西却特别喜欢吃零嘴,在来盛东城的路上,因为银子不多,她每次从那些摊位上经过的时候都迈不开腿,大雄有几次偷偷的卖给她吃,不过,最后仍旧没有逃过桥东的法眼……

    经过一次上街,桥西经过反复的验证,这绝对绝对是亲爹,爹不过是面冷心热罢了,只要是条件允许的,他都会像别的父亲一样,愿意给自己闺女最好的。

    等他们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三个人手里拿着很多东西,桥西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一趟街,至少花了三百两银子,也就是说,除去卖掉玉佛的银子之外,爹的手里还是有很多银子的。

    可能是他向朋友借的吧,他的那些朋友在盛东城都很有地位的样子,借点银子花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可回来了,我们已经等了大半天了。”门口,居然站着十几个人。

    这些人有老有小的,有些身上还背着包袱,身上都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听他们的口音,都是盛东城的人。

    “你们是谁啊,在这里等我们干嘛?”桥西立即将手上的东西放在门口上,还不停的甩着胳膊,似乎胳膊很累的样子。

    其中一个中年人说道:“我们是看了告示,知道你们这里有房子出租,所以才过来的,先说好了,我可是最先来的,这房子一定要租给我……”

    “这位兄弟,话不能这么说吧,你又没有下定金,凭什么房子非要租给你?应该是价高者得才对……”

    “这样也不行吧,岂不是把房价抬高了,这样对大家都不公平,应该是谁最需要这房子,就把这房子租给谁……”

    桥西被眼前的情景给搞蒙了,神马情况啊,租房告示前天在街上早就丢了,难道还有人看见了那些告示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