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别跟我套近乎
    “最有仙根就是修习的时候比别人更容易一些,身体更能够接受一些,这些我也无法用言语跟你解释,但是眼下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记住,你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能够遇到我……”

    “什么事?”桥西根本没放到心上,将啃完的果核扔在果盘里,然后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

    似乎已经饱了。

    她突然间觉得人这一辈子真的不需要太多东西,主要饿的时候可以美美的吃一顿,困的时候,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这样的人生已堪称完美。

    至于以后可能坐上玄仙派掌门的事情,似乎太遥远了。哈哈,暂时就不要想了。

    “就是血丝玉的事情,你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突然间晕过去吗?就是因为你用血丝玉来施法,透支的身体的力量和潜能,血丝玉是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你完全可以操控它,但是你施法的时候,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消耗你自己的能量……”

    “不对呀,我之前也用血丝玉对付过李仙儿,变了两条大蛇,差点没吓死她……”她赶紧住了嘴,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

    宇文涵刚刚还在交代她不要惹事,把这件事告诉他不是自找麻烦吗?

    “你居然施法伤害同门……你还真的没有把玄仙派的门规放在眼里,你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师父也保不了你……”宇文涵的怒气一下子就冲了上来。

    血丝玉是罕世奇珍,一直由师父好好珍藏着,没想到送给她以后,居然拿来恶作剧……

    简直是侮辱了血丝玉!

    桥西嘻嘻的一笑:“我不会那么傻的,又没有谁知道我触犯门规,我不会留下把柄的,就是李仙儿也不知道是我搞的鬼,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人,因为我把你当哥们……”

    说着,她人就走过来,还准备将胳膊搭在他身上。

    可是他一侧身,就躲过了,眉心又是紧紧的一蹙,竟然一脸的嫌弃,“什么哥们?我是你的师叔,别跟我套近乎。”

    桥西将手臂收回,还弹了弹手臂上的灰尘,他嫌弃我?我还嫌弃他呢?

    下巴高傲的一扬,脸上的笑意顿时也敛去了,“呸,别拿师叔来压我,掌门马上就要收我做关门弟子,你顶多是一个师兄而已,你这个做师兄的,袒护我这个做师妹的,是天经地义的,有些事情你就看着办吧。”

    说完她甩了甩衣袖,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漂亮的脸蛋上,又是那种放荡不羁,野性难训的模样。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以后我这个做师妹的不管做了什么错事,你这个做师兄的都得要帮我,因为这是做师兄的责任……

    “师兄”这一顶帽子扣下来真的是压死人,宇文涵内心不由的一哆嗦:我不做这个师兄可不可以?师父这不是收弟子,而是给他找了个大麻烦回来。

    这个话题可以打住了,说下去她又是一阵的胡搅蛮缠,宇文涵还是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上,“桥西,你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不要再强行用血丝玉来施法,你要想利用血丝玉来施法的话,等你的根基扎实了再说,如果还有下次的话,一定小命不保。”

    “你还没有告诉我之前也施法了,怎么没事呢?”目光带着几分慵懒与不羁看过来。

    她现在已经吃饱喝足了,重新将上半身半躺在床上,腿吊在床沿边上一晃一晃的,浅绿色的裙摆和大红的绣花鞋分外的吸引人的目光。

    宇文涵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他看不惯这种没有仪态的样子,但是又好像被这种新鲜事物给吸引了一样,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控制。

    “你之前施的不过是一些小幻术,对你的本体伤害应该不大,再说了,你具有仙根,有仙根护体,体质肯定比一般人要强一些,对了,你之前在酒楼里到底干了什么?就是把大雄给救活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就是一个大傻瓜,以自己的性命换大雄的性命,一命换一命,根本就没有占什么便宜。

    “救了大雄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啊,一直都好好的。”她的腿停止了晃动,换了一下姿势,但是很快就又忍不住晃动起来。

    “应该是跟欧阳静打架,伤了自己,妈的,碰到这个渣渣,准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以后姑奶奶真的被他给害死了,也一定要将他拉到阎罗殿上去,在阎王面前告他一状……”

    好看的眼眸微微的眯起,睫毛微微的一颤,半遮住的瞳仁闪过一抹的寒光,眸底,却流露出几分痞气来,得罪她的人就只有一个下场——不能比她活得好。

    “欧阳静之前也在酒楼吗?他还跟你们这几个小辈动手?”

    “他这个人卑鄙无耻,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就因为之前在大街上大雄杀了他两个家奴,他就一直针对我们,今天,那帮恶霸找我们寻仇,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他倒好,立即说我们仗势欺人,滥杀无辜,还说姑奶奶是妖魔附体,要替玄仙派清理门户,我呸,就他那个样子还配替玄仙派清理门户吗?先把他自己清理掉了再说……”

    “我就不明白了,玄仙派是名门正派,席月国第一大门派,怎么会有这种内心阴暗,言行举止毫无道心的弟子?当初在街上想调,,戏我,今天又想残害同门,还是上次方尊的事情很有可能也是他搞的鬼,要不然怎么我一烧毁方尊他就出现了?下次遇到掌门,我一定要将欧阳静的恶行告诉掌门,然后让掌门将他逐出玄仙派,有欧阳静这样的弟子在,根本就是对玄仙派的侮辱……”

    宇文涵一直没有打断她,似乎在聆听,不过,却没有一丝表情的配合,站在那里,面容清朗,身姿俊伟,一身紫色的绣花长袍烘托他矜贵无比,他面无表情,却能够给人一种冷傲,疏离之感,根本不可能让人捕捉到他的内心。

    他明白,以桥西的性格,如果不让她好好的发泄一下,她心里的这口怨气难平,怨气郁结于心,对身体也不好。

    看见她停了下来,那红唇还翘着,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