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0章 一身的花粉
    这头发一半披在肩上,另一半两个挽成小髻,髻边插着粉色的珠花,脚上是一双素白的绣花鞋,绣花鞋上的图案都是用白色的丝线绣成的。

    看上去清雅出尘,似乎不沾染一丝尘埃。眉眼间淡淡的目光,也透着几分文静。

    “秋香,怎么是你?你怎么了?眼睛都哭红了?”

    旁边的丫头看她开了口,立即就退到一边不说话了,显得很有尊卑礼仪。

    秋香跪在地上,不停的用手绢抹着眼泪,“奴婢刚刚得到消息,家里的奶奶病重,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家里又没有银子给奶奶治病,我打算回去看奶奶最后一眼,大小姐,我已经跟管家请假了,并不是偷跑出去的……”

    魏淑兰旁边的丫头现在倒有些愧疚了,之前没有搞清楚状况,还训斥了秋香几句。

    “家里出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这样吧,你先去上房支100两银子,然后又给你奶奶治病,也许还有救,这笔钱一半从你的月钱里扣,另一半算我的……”

    秋香一听,不停的在地上磕头,“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

    魏淑兰又是温和的一笑,“你还是快去领银子吧,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记住以后有事情就找我……”

    丫头秋香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往账房方向跑去。

    桥西远远的看着一笑,“将军夫人真是好福气,有两个漂亮又温柔的女儿,这大户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言行举止都那么的得体,还那么的善良……”

    说到这里,她微微的一顿,将剩余的话咽了回去。李仙儿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但是她专横跋扈,刁蛮任性,给魏家两位小姐提鞋都不配。

    “你错了,二小姐不是将军夫人生的,是将军的妾室生的,二小姐是庶出,当年她出生的时候是难产,她母亲就不在了……”

    桥西的眸中顿时暗淡了下去,原来魏竹君和她一样都是苦命的孩子,从小都没有见过母亲的样子……

    突然间她有一种感觉,是命运让她和魏竹君相遇的,同样的身世,同样都认识宇文涵,她们应该是早就注定好的好朋友……

    回到宁阁以后,他们就在附近参观了一会,然后回到房间。

    大约半个时辰不到,就有丫头过来通知他们,说带他们去厅堂用餐。

    他们一出房门,就看见宇文涵和魏竹君一起走过来,旁边跟着之前脚步匆匆的小梅。

    魏竹君看见他们显得十分的亲热,老远就微笑着:“刚刚厨房传来消息,说做了晋江的鲈鱼汤,还有最新鲜的走地鸡,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桥西听到这些口水都流出来了,笑着说:“我就是一个吃货,只要是好吃的东西我都喜欢,我这种乡下来的丫头,对吃不挑剔……”

    “你不仅是对吃不挑剔,你对任何事情都不挑剔吧?”宇文涵一边说着,一边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身上的浅绿色裙子,沾染了很多黄色的花粉,还有她的手上,脸上到处都是花粉,就好像去花粉堆里滚了一圈一样,浑身都脏兮兮的,哪里有半分女子的淑静?看上去就像是山里下来的毛猴子!

    桥西从他的眼神中发现自己被嫌弃了,赶紧拍了拍身上的花粉,然后又用衣袖擦了擦脸,还问身边的莫小七,“看看,干净了没?待会可不能在将军夫人面前失礼……”

    花园里的那些花太漂亮了,她忍不住在伺弄了,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身上沾了这么多花粉。

    要不是宇文涵那个嫌弃的眼神,她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不过,话又的说话来,她已经习惯了宇文涵的嫌弃,所以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桥西,很好啦,我母亲不是一个很计较的人,你身上虽然沾了一些花粉,不过看上去也蛮可爱的,不要多说了,我们还是去厅堂吧,母亲一定在那里候着呢。”

    魏竹君一笑,笑不露齿,温婉如玉,就连声音都那么好听。

    桥西真的觉得自己跟魏竹君比起来差太远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是盛东城第一美女,自己这样的乡下丫头跟他们没有差距才怪呢。

    将军府的厅堂富丽堂皇,一律的檀香木家具,屏风还是上等的紫檀木打造的,上面的雕纹精美细致,莲花朵朵带着一抹微红,荷叶上的水珠也是栩栩如生的,就像是要从荷叶上滑落下来一样。

    纱幔飘飘,香气绕绕,左边一排站着十个丫头,丫头穿着白色的长裙,头上插着粉色的珠花,一个个粉妆玉砌,这些丫头一看都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

    右边一排站着的是十个小厮,青衣青帽,一个个唇红齿白,干净利落的。

    厅堂中间有一张大长桌,桌子上摆放着美味佳肴,散发着袅袅的热气,香味瞬间就钻入鼻尖,让人忍不住的想咽口水,这样一桌子的菜,估计二十个人敞开肚皮吃也吃不完。

    欧阳雪已经换上了一身玫红的长裙,长裙上用金线勾勒着大朵的牡丹花,上面还有一些彩绸做的滚边,裙摆太长了,由两个贴身丫头在后面牵着裙尾,脸上的妆容精美,看上去雍容,矜贵,平添几分将军夫人的威势。

    站在欧阳雪旁边的魏淑兰倒是很随意的,还是之前见过藕色的长裙,素色的绣花鞋,还有粉色的珠花,浑身透着素雅的气息。

    就是和魏竹君比起来,她也就如同一朵兰花一样,暗自的散发着自己的幽香,而魏竹君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中散发着光芒。

    “欢迎,欢迎,请大家落座,就当自己家一样,随意一点就好。”欧阳雪脸上的笑意很快就堆了起来,尽管脸上有着脂粉的掩盖,眼尾处好像显出一些褶皱来,不过话又说回来,快四十岁的女人还拥有这般的容貌,已经是风华绝代了。

    莫小七听说过,欧阳雪年轻的时候就盛东城的第一美女,欧阳家族又世代都是席月国的高官,她未嫁之前,几乎盛东城所有的豪门子弟都上门求亲,如果不是其母不忍心她参与后宫的残酷斗争,恐怕就直接入宫当贵妃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