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章 大事不妙
    欧阳雪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到书房去问个究竟。

    这时,魏清风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愁眉不展,手里拿着毛笔,却又迟迟没有下笔。

    看见欧阳雪推门进来,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雪儿,你怎么来了?”

    书房是他处理公务的地方,就是欧阳雪也很少过来的。

    “我能不过来吗?你今天刚刚进宫也不回来跟我说一声,我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心里着急,所以过来问清楚……”欧阳雪疾步走过来,那张漂亮的容颜上写满的急躁与担忧。

    “我就是不想你担心,所以才没有跟你说的……”

    “你不告诉我实情,我更加担心,让我胡思乱想,老爷,我们在一起已经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性子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魏清风又是一叹,“雪儿,我的事情让你担心了,本来是不想烦到你的,可是……我就实话跟你说吧,今天我进宫以后,很快就得到了帝皇的召见,可是我去的时候,宰相已经在那里了,看来他是先我一步,一定已经得到了渭水城那边的消息,我还没有开口,宰相就质问我,说我为什么会犯下如此大错,居然好大喜功,没有摸清楚那些土匪的情况,就贸然进山……”

    “这个宰相倒是够狠的,还没有开始就反咬一口,真的是太可恶了,那你就赶快把实情告诉帝皇啊……”

    欧阳雪虽然不在场,这时候也是一脸的着急,那双好看的眸子都迸射着怒火,早就听说宰相这个人专很霸道,蛮不讲理,没想到居然还如此恶毒,血口喷人。

    “我当然说了,不行我说了,大舅子今天是跟着我一起去的,大舅子替我说了不少好话,可是无济于事啊,我今天算是看出来了,满朝臣子,帝皇只相信宰相一人……”

    本来就紧皱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眉心都出现了一个大窝,那双眼眸里已经没有了怒意,那是愤怒过后的无奈。

    “怎么会无济于事的?明明是他侄子偷了你的帅印,自作主张,才让那三万将士枉送性命的……”

    “嘴在他身上,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他侄子已死,死无对证,他跟帝皇说,因为我自己闯下,明天大火没办法跟帝皇交代,所以就把责任全部推到他侄子身上,他侄子不仅是枉送性命,我还让他侄子背黑锅,说我是不仁不义的小人,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就算是是他直至死无对阵,他盗取帅印的事情也一定还有别人知情,难道又没有人证证明你的清白吗?任由他这么污蔑你?”

    “想要人证,我倒是可以找一些,只是那些都是我的人,就算是他们给我作证,帝皇会相信吗?宰相一定会又说这些人是帮我做伪证的,根本没有用……哎!雪儿,我已经想好了,这个黑锅我背着,不能在拉大舅子下水,大舅子的仕途一片光明,不能因为我……我已经准备写辞呈,算是引咎辞职吧,希望在下能够就此罢手……”

    “老爷,难道就没有别的路走了吗?只有辞官这一条路了?要不再想想办法吧?”欧阳雪的心咯噔一下。

    做了这么多年的将军夫人,一直都风光无限,加上有一个做大官的哥哥,自己曾经又有第一美女的美誉,一直以来都是盛东城贵妇们吹捧的对象,如果魏清风真的辞官了,她人生中所有的亮点都没有了,这种失落感还没有到来,已经让她无法去想象了。

    “你是没有看见宰相今天咄咄逼人的样子,恨不得把我一口给吃了一样,帝皇完全被宰相抢走鼻子走,大舅子说一句,宰相就说他想包庇我,不顾朝纲法纪……”

    说到这里,魏清风停顿了一下,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来,目光微微的一闪,侧过头,问欧阳雪,“竹君昨天晚上发病了,宇文涵早上是不是过来帮竹君治病了?”

    欧阳雪心里一沉,已经知道魏清风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不过,目光里却透着一丝怜惜,“竹君又发病了,我已经很她说了很多次,让她注意保暖,不要吹风,她的身子骨太弱了,一大早我就让人熬了乌鸡汤送过去了,涵公子陪了竹君一早上,幸亏有涵公子……”

    那模样,真的像是一个母亲在担心女儿,可是仔细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刚刚开始的那几句,似乎隐含着责备,侧面说魏竹君发病是因为自己不注意保暖,吹风引起的。

    此刻魏清风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怎么会听得出来?

    他将书案上的宣纸一揉,立即站起来,“我还是去看看竹君吧?早上去看她的时候,我给她做了一些提示,让她跟宇文涵提一下婚事,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进展,回来一气,居然将这件事情给忘了,如果竹君能够嫁入宇文府的话,就是宰相的话,咱们也可以把他当做一个屁给放了……”

    可能是因为心里憋屈的太久,这会儿居然有一种解气的感觉,说的很好奇,睥睨着宰相一样。

    “那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在丈夫面前,欧阳雪当然要扮演一个好母亲的角色。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房间里,房间里一片明亮,暖炉早就撤了,房间的角落里摆满了鲜花,这些鲜花都是魏竹君让雪梅去花园里摘的,散发着淡雅的清香,微风吹拂着纱幔,纱幔飘飘,特别的温馨唯美。

    魏竹君坐在古琴面前,看着眼前缤纷灿烂的花儿,嘴角边都透着隐藏不住的笑意,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滑动着,轻快的旋律流泻而出。

    琴音再也不是往日那种平淡如水,淡泊如尘的旋律,而是如同流动的风,漂流的水,游动的鱼儿一样,透着欢快的气息。

    “竹君,你刚刚才发病,弹什么琴啊,快点回床上躺着去。”魏清风听到琴音,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推门而进了,早上女儿虚弱的样子还印在他的脑海里,现在他担心啊。

    欧阳雪也跟着进来了,“竹君就是不知道照顾自己,我都说了很多次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