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章 抓贼了
    说完两个人就蹑手蹑脚的往南边走去。

    南边有几个大院子,宅子都比较大,比莫小七的家还要阔气,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他们来到其中的一个院墙之下,那里刚刚好放着一块垫脚的石头。

    桥西忙不迭的蹦了上去,站在石头上掂着脚往外墙里面看,然后压着嗓子说道:“里面的人好像已经睡着了,你在外面给我把风,我现在就进去……”

    可是大雄一把就将她拦腰抱下来,“有我在这里,还需要你爬院墙吗?我来,你在外面把风……”

    桥西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嘻嘻的一笑,“好,你爬进去,不过你报那些小狗的时候一定要轻一点,不能太用力,他们又小又软,挺容易受伤的……”

    “知道了。”大雄根本就没有用那块石头,是直接一个跳起,伸出手臂,一下子就勾住了墙头,然后身体又弯曲,一下子就爬了上去,很快就跳到院子里去了,动作麻利又迅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宇文涵的眼睛里一片森寒,温玉一直没在意,当他感觉到身体被一阵阴冷之气包围的时候,抬头一看,就对上那双冷眸。

    浑身一凛,似乎突然间反应过来。

    “这个大雄跟桥西亲如兄妹,桥西身边有这么一个哥哥,倒是挺不错的……”

    真的是哥哥吗?如果是哥哥的话,那护犊子护的太厉害了。

    宇文涵突然间想起大雄将桥西从大石头上拦腰抱下来的情景,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就好像被人动了自己的东西一样。

    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早就知道大雄和桥西是一家人,大雄为了她可以拼命……

    可是他心里也清楚,大雄和桥西并没有血缘关系……

    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不错?我看大雄就是一个帮凶,如果没有这个帮凶再的话,桥西绝对不敢惹出这么多祸来……”

    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透着清冷与疏离,目光已凝成寒霜,寒意从他身上肆意的绽放。

    旁边的温玉忍不住的一颤:看来有人是摸了虎须,以后恐怕没有好日子过了……

    忍不住的吞了一下口水,平复了一下自己紧绷的心情,温玉这才大着胆子说:“桥西那丫头活泼好动,做事情凭自己的喜好,就算没有大雄帮忙,她也会肆意妄为的……”

    他这就是就事论事嘛,并不是帮着大雄说话。桥西那个小丫头就像是一匹野马,谁都幸福不了,有大雄这样的男人跟在身边,为她披荆斩棘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嘿嘿,可是他就知道宇文涵一定不会这么认为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颠倒黑白了?”一个狠厉的眼神扫过来,如同凌空之剑。

    温玉感觉自己被刺中了,赶紧说道:“有没有电的黑白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桥西身边有你这个护花使者,你一定会保护她的,就像是保护魏竹君一样……”

    说到魏竹君的时候,他故意加重了语气,似乎强调了一下。

    宇文涵的心突然一动,然后带着怒意说道:“桥西不过是玄仙派的一名新弟子而已,怎么能和竹君相提并论?”

    可是他自己心里清楚,嘴里虽然在反驳温玉,一旦桥西真的有事,他肯定会出手的。

    “行,算我说错话了……”温玉伸出手去,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嘴,脸上却挂着不羁的笑容。

    你就嘴硬吧,以后我一定会有机会看见你为了桥西奋不顾身的……

    这一点,温玉几乎可以笃定。

    夜色渐浓,浓的如同泼在画纸上的墨,沉淀着一片寂静。

    “汪汪”突然一阵狗叫打破夜的宁静,很快,整个院子似乎都喧哗起来了。

    “谁?到底是谁?”

    “快来人啊,抓贼了啦……”

    桥西一惊,暗骂一声:大雄,你笨死了。很显然是大雄进去偷小狗的时候惊动了母狗,母狗自然是护着小狗的,一阵狂吠,将主人家都给惊醒了。

    “大雄,你快点出来。”她忍不住的压低声音喊道,如果大雄被主人抓到的话,今天又捅了个大篓子,非得挨爹一顿臭骂不可,这左邻右舍的,被人当小偷一样抓住,以后不得糗死吗?

    很快,大雄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墙头,然后纵身一跃,大声说道:“小西,快跑,他们追出来了。”

    可是还没有等大雄站稳,就看见墙头出来了两个人,他们都是用梯子直接爬上来的,“你们两个贼,给我们站住,别想逃走……”

    另一个人直接骑在墙头,手里拿着一面铜锣,用力的敲着,同时大声喊道:“抓贼了,大家出来抓贼啊。”

    夜晚很宁静,声音传得又清晰又远的,很快附近的人都惊动了。

    大雄拉着桥西的手赶紧往家里跑,可是这个时候似乎已经迟了,只见前面的那户听见了铜锣的声音,已经将门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几个小厮。

    幸亏大雄反应快,赶紧将桥西拉到一个暗处的角落里躲着,“小西,我们现在不能回家去,如果这个时候回家,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如果我们被当成贼的话,大叔一定会被气死的,到时候大叔也就没有脸面见人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桥西喘着粗气,浑身发抖,原来做贼心虚的感觉是这样的,她向来都是喜欢惹事,惹完之后,她便没主意了。

    她就是属于那种没实力还忍不住想闯祸的人,要不是有大雄给她兜着,她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她连马蜂窝都敢捅,捅了之后,掉头就跑,这个小笨蛋以为自己会跑的比那些有翅膀的快,眼看着自己要被马蜂给追到了,这才吓得大声喊救命。

    当时大雄赶紧脱下自己的上衣将她的头给蒙住,然后在用身体护着她,结果,大雄成为那些马蜂的目标,被叮个满身包,脸上肿的跟猪头一样,足足半个月才恢复。

    “暂时先不要回去,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往那边走,很快就是小七家的院子,万一不行的话,就去她家的院子躲一躲……”

    “知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