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8章 这才只是刚开始
    万偶堂谷口。

    萧隐拍了拍剑齿母皇,一指山谷道:“这就是我们暂时的家了。”

    剑齿母皇四下张望了下,然后朝着谷口内侧低吼道:“恩公,以后我就在此把守。”

    萧隐点点头:“嗯,也好。不过还是那句话,来到人族后,不得擅自出手,更不得随意伤人。有事,以吼声通知我即可。”

    剑齿母皇很是恭敬地点了下硕大的头颅,然后乖乖地走到了谷口内侧的一处山洞,宛如猫咪般趴伏了起来。

    萧隐一拍简单,道:“你也进去,一起做个伴。”

    简单幽火双瞳闪了两闪,迈步走了进去,双腿一盘,靠在剑齿母皇身边,一动不动地坐了下来。

    萧隐看着这一偶一虎如此郑重又有些滑稽样子,不禁有些哑然。

    萧隐迈步回到自己屋中,从黑匣中将所有异兽材料倒了出来,然后分门别类整理好,装在了一个大包袱中。

    萧隐自语道:“是时候去找他们换幽冥魂丝的材料了。”

    ……

    千宝堂,大殿。

    堂主江崇正一脸凝重地听着一名弟子的禀报。

    “徐隐破境了?!如此年轻,如此快!”

    江崇喃喃道。

    一旁的长老赵山也满脸的不可置信道:“还带回来一头真元境异兽?!”

    那弟子连连点头道:“弟子当就在殿内,亲眼所见,不会有错。”

    赵山不可思议地摇头道:“短短两个月不到,怎么可能呢?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赵山目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低声道:“现在这个时间点回来,难道?”

    赵山立时与江崇目光对视了一眼,立刻明白了各自心中所想。

    “难不成他真做到了?”

    就在此时,又有一名千宝堂弟子急匆匆入殿。

    “报!万偶堂徐隐求见堂主。”

    江崇二人再次对视了一眼。

    沉默片刻后,江崇稍稍平复了下起伏的心神,道:“叫他进来吧。哦……不!是请!要恭敬些。”

    江崇特意叮嘱了几分。

    那传令弟子连连点头,应声而去。

    赵山连忙也将方才正在禀报的弟子也一并打发了下去。

    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

    不一会,萧隐缓步走入殿内。

    一见萧隐,江崇二人立刻催动自身的感知力。

    真元境。

    果然。

    二人对视了一眼,各自露出一丝复杂之色来。

    萧隐却将二人方才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心中明白一切,却不动声色地来到殿中,将手中大包袱放在了脚下。

    萧隐朝着江崇行了一记古礼,道:“江堂主,在下如约而至,不知当初的承诺可否还算?”

    看着萧隐脚边的大包袱,江崇二人已然明白了七八分。

    江崇苦笑道:“自然算。”

    萧隐道:“好。”

    说着,萧隐单掌轻轻一拂。

    大包袱缓缓平移至了赵山脚下。

    赵山虽然心中已然猜到了,但是终究还是带着一丝不可置信地飞快打开了包袱。

    一大堆如小山般的异兽材料,整齐地堆叠在了一起。旁边还有几个小笼子,里面赫然关押着一些珍稀飞禽。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然而真正看到这一幕时,赵山彻底地现出了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

    至于一旁的江崇,也是露出一副叹为观止的神情。

    萧隐道:“烦请赵长老清点一二,看看可还少了什么?”

    赵山叹道:“不必了。赵某身为千宝堂长老,清点材料这种事情,扫一眼便知。这里的材料与当初给你的清单上相比,只多不少。”

    萧隐道:“如此甚好。那……”

    说着,萧隐将目光看向了江崇。

    江崇立时心领神会道:“哦,徐师弟稍候。”

    说着,江崇朝着赵山使用了个眼色。

    赵山一点头,拎着包袱从大殿侧门离去。

    江崇道:“徐师弟稍候,赵长老这就去将师弟所需之物取来。”

    萧隐道:“不敢,江堂主这一声师弟,有些不敢当。”

    江崇一摆手道:“诶!如何不敢。徐师弟如今破境成功,与我等一样皆是真元境修士,且为本宗立下大功,得宗主亲许与我等平辈相交。这一声师弟,当得起。”

    萧隐闻言,也不多说。

    对于这种东西,萧隐向来无所谓。

    江崇又仔细得重新打量了萧隐一番,啧啧叹道:“主殿并派之争,我已听说。区区两个月不见,徐师弟就有如此机缘,实在令人羡慕。”

    萧隐道:“哪里,侥幸罢了。”

    江崇见萧隐似乎不愿多谈,也就不好追问下去了。

    片刻过后,赵山从偏门再次入殿,手中包袱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精致的白色箱子。

    赵山将白色箱子小心翼翼地递给萧隐道:“师弟,这里面便是你要的东西,收好。”

    萧隐接过箱子,感到分量颇沉。

    一打开箱门,一道金光缓缓扫过萧隐眼角。

    萧隐目光一眯。

    一圈缠绕得极为精巧的金色丝线出现在眼帘中。

    这金色丝线,有小指粗细,周身有一丝金光流转,闪烁不定,一望便知不是凡物。

    金线旁边则另有一排金属丝扣,以及一些极为精巧的螺钮、卯隼等小物件。

    赵山在旁小心翼翼地略带一丝讨好地问道:“不知师弟可还满意?”

    萧隐打量了片刻后,点头道:“很好,多谢二位师兄。”

    赵山连连摆手,道:“哪里哪里,是我们千宝堂要谢谢师弟才是。方才那些异兽材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天降甘霖,解了我们千宝堂燃眉之急。若是没有这些材料,只怕宗主交代的事情,我们根本无法完成。”

    江崇起身来到萧隐身旁,带着赵山朝着萧隐深深地行了一记古礼道:“多谢师弟相助之恩,日后若有任何材料方面的需要,还请师弟莫要客气,我千宝堂定当全力支持。”

    萧隐还礼道:“好,既然事情已了,我就不打搅了。告辞。”

    说罢,萧隐将黑箱收入黑匣,飘然离去。

    看着萧隐离去的背影,江崇二人再次对视了一眼。

    “师兄,此人实在有些深不可测,捉摸不透。我在鬼域这么多年,从未有人会给我这种感觉。哪怕是曾经见过的一些真晶境前辈,也没有这徐隐给人带来的压迫感大。”

    赵山微微擦了擦额头的一层细汗,略带一丝惊惶道:“不知为什么,我只要一站在他的身边,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压力,仿佛身边站着的是一头沉默的擎天巨兽,那种含而不露的气势,哪里像是他这个年纪能有的?分明是一世枭雄的气息,只要被他看上一眼,就让人有一种崩溃退却的感觉。”

    江崇看着赵山慌乱的神色,丝毫没有嘲笑之意,只是缓缓坐了下来,一语不发。

    良久之后,才缓缓道:“也许这才只是刚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