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54章 大慈悲印
    到了这步,叶凌月几乎可以十成十肯定,这次伏击事件,一定和长孙雪缨有关。

    先伏击,再救人,借着施恩之名,获取车辇。

    不得不说,论起卑鄙和算计,长孙雪缨可算是叶凌月见过的人中,排得进前三的存在了。

    “她也有佛印,难道她也修了佛像,可是她不是道门的人,怎么可能修缮佛像。”

    叶凌月暗想道。

    “不过好在,她只有一个佛印。”

    大巫的语气里,有几分嘲讽,也有几分庆幸。

    对于长孙雪缨这样的趁火打劫之辈,一向民风淳朴的匠矮人部落,是不欢迎的。

    尤其是长孙雪缨还提出了要购买车辇。

    若不是女族长还要伪装伤势未愈,只怕当场就会发作了。

    长孙雪缨并不知道这一切,她本以为,女族长会满口答应。

    可没想到,她却收到了冷遇,连人带着她的济世慈悲印,一起被赶了出来。

    “大巫就不怕,我和长孙雪缨是一伙的?”

    叶凌月听罢,试探道。

    “我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这么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大巫喝光了肉糜汤,笑道。

    “可是,长孙雪缨会这么就放过我们部落?”

    庞骨担忧道。

    他去过比丘废城,也算是见识过长孙雪缨的手段了。

    那女人,连九命佛都不看在眼里。

    “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你们也看到了,她和庞咋走得很近。她败兴而回,庞咋就跟只癞皮狗似的,跟在她后头。真是丢尽了我们匠矮人部落的脸。”

    大巫呸了一声,满脸的鄙夷。

    “不过族长的意思是,先清理族内的内奸,再想法子对付道门。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我们大不了搬出老山区。”

    大巫说道。

    她又宽慰了叶凌月和庞骨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对了,杨念师。那些佛印,你要小心保存,切不可胡乱使用,今日你救了女族长一命,应该已经耗费了一枚慈悲印。如果能够集齐一百枚慈悲印,也许,会有奇事发生。”

    大巫起身时,迟疑片刻,还是说道。

    “大巫此言何意?”

    叶凌月说罢,看了看手背。

    没有动用念力时,这些佛印都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就如大巫所说,的确,在治好了女族长后,几十枚佛印中,黯淡了一枚。

    所以她的救治,也并非全无代价的,而是要耗费慈悲印,也就是佛印?

    “我也只是听族里的老巫说起过。老巫是我的师父,去世已经多年。她说一枚慈悲印,那叫做小慈悲印,若是一百枚慈悲印融合在一起,那就是大慈悲印。曾经的昆仑女皇,就拥有大慈悲印。可也有一种说法,女皇陨落时,已经将大慈悲印分解,所以女皇的大慈悲印,已经失落在外。我能提点你的,也就这些了,还望你善用慈悲印,切不可像那长孙雪缨那样,肆意妄为。她滥用慈悲印,早晚有一天会结出恶果。”

    大巫叹息道,佝偻着老迈的身躯,走出了屋舍。

    叶凌月沉默片刻,思忖着大巫的话。

    “叶凌月,我……我想留在匠矮人部落帮助部落找到内奸,否则,我不放心离开。”

    庞骨说道。

    “我也有这个打算,我们还有几天时间,可以在匠矮人部落逗留下。我对你们部落的兵器也很感兴趣,我们也刚好可以等待比翼祖鸟王那边的答复。”

    叶凌月颔首。

    女族长的伤势虽然控制住了,但是想要痊愈,怕还是要她照看着。

    大巫的医术不俗,可她年纪很大了,怕有所不便。

    庞骨一听,也很是欢喜,几人当即决定,现在匠矮人部落逗留三天。

    叶凌月几人在匠矮人部落短暂停留,另一方面,长孙雪缨被女族长拒绝后,很是恼火,怒气冲冲,走出了部落。

    “长孙掌教,还请息怒,族长年纪大了,冥顽不灵,我一定让我娘好好劝劝她。”

    庞咋迈着短腿,跟在长孙雪缨身后,又是道歉,又是哈腰。

    长孙雪缨红唇微抿,轻嗤道。

    “既然是年纪大了,不如直接让她退位让贤,劝说有什么用?要知道,人年纪越大,越是固执,根本听不见各种真知灼见。你娘不是副族长,她年富力强,刚好可以取而代之。她如果成了族长,你就是少族长,将来匠矮人部落就是你的了。等到我们这些外来的念师一离开,你就是整个昆仑旧址的主人了。”

    掌心里的那枚慈悲印,被长孙雪缨握在了手中。

    她想到了女族长的不识好歹,就满肚子火气。

    上一次,也是这个匠矮人部落。

    一个不起眼的叫做庞骨的矮人,帮助叶凌月用了一件皮囊衣,就骗过了太阴圣女,导致了比丘废城的沦陷。

    一想到比丘废城如今满目的疮痍,还有好些道门念师被海贼们抓走,长孙雪缨心底的怒火就更盛了。

    “这……我娘怕是不会答应。她虽然心高气傲,却独独服气族长一个人。”

    庞咋做梦都想当族长。

    可女族长在族里的威望实在是抬高了,他娘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就让她改变主意,必须答应。”

    长孙雪缨冷笑。

    “你有法子?”

    庞咋大喜。

    要是能说服他老娘篡位,他什么都愿意答应。

    通知昆仑旧址,这是多大的诱惑啊。

    他在这个环境险恶的老山区,早已经呆腻了。

    他们匠矮人部落,也早就该复兴了。

    “你想想,在你娘心中,到底是你重要,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族长重要?”

    长孙雪缨冷笑道。

    庞咋想也不想。

    “那当然是我重要了。我可是她唯一的儿子,这次的伏击事件,我娘其实也有所发现,可她顾忌着我,所以没有上报。”

    庞咋得意道。

    族长的行车路线,非常隐秘,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个。

    他因为娘亲无意中的一句话,得到了路线,这才偷偷卖给了长孙雪缨。

    “你清楚就好。我来这里之前,已经联络了几个老山区的部落,他们斗鱼匠矮人部落有仇,再过三天的深夜,你想法子,把你们的护山大阵关闭。”

    长孙雪缨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