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4章 当年的是是非非
    都说婚姻和家庭的问题,是一个女人一生都会纠结的话题,但是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是问题,对待男人而言,就不显得那么明显了呢,离婚的男人,离开的男人,出错的男人,那么多有问题的男人,到最后还是可以被无限次的原谅。

    同样都是离婚,但是被伤害的,被碾压的,被折磨得,到头来都是女人承受的最多最大,那些全部的痛苦都是因为曾经的选择,那些全部的不安全都是来自于生活里面的全部经历,我们到底要怎样才可以从这些恐惧里面摆脱出来,才好真正的去勇敢面对?只怕这样的问题,谁都回答不了呢。

    如果说,目前对秦浅而言,最大的困扰是什么,她想回答的是——

    “苍天啊,我的头发怎么这么长了呀?我真的好烦啊?”

    司思淡定的在吃泡面,只是扫了一眼秦浅后,一本正经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剪掉呢?”司思也看着秦浅那一头长发,都已经到超过了中腰的位置处,简直是长发飘飘啊!

    不过,既然连这头发的主人,都已经说了这头发很长了,那为什么这主人还不将自己的头发给剪掉了呢?毕竟这头发太长了也不行啊,总是会影响了这主人脑袋的思想吧?

    司思的问题很是一针见血,但是来自秦浅的回答,也是异常的奇葩:“因为我老妈告诉我,女孩子在结婚之前还是不好剪头发的好,等到结婚以后再去剪头发。”

    闻声,司思反问道:“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自己不想听父母说的话么,一直都倡导着要让自己独立自主呢,为什么还要在这种事情听从你父母的安排?”

    这样的问题,司思当然是费解喽,作为司思这个从小只是一个无父无母,无人关心的孤儿,自然是不能够明白秦浅这种正常零零后,是怎面对这来自家长们的各种为难和刁难的,对于秦浅而言,她有时候是真的希望自己可以获得父母的关心,而自己也很关心父母,只是很多时候在某些事情上面,都无法达到一致的统一思想,所以才会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变得蒙蒙然。

    “司思啊,你听我跟你说嘛,我真的不明白,是我自己太矫情了呢,还是我太过于自私了,有时候也觉得父母对我很好,可是却在面对父母教训我的时候也觉得很委屈呢,你说,要是像你这样一个人的,毫无压力也不错哦。不过有时候我也很庆幸自己的父母对我很好呢,这样可以有着最后的依靠,你说呢?”

    这个嘛?这秦浅都已经将全部的话都说完了,还要让司思说些什么呢?简直是无话可说才对的了吧。

    司思兀自沉默了一会儿,却是没有直接回答秦浅的问题,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接道:“小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在房子里面待着,那个时候,我都没有家,只是不停的跟着收留所里面的其他小朋友们,从一个地方,被不停的转换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人家都说,每次我们这些孩子们都要去面对不同的地方,而要用很强大的心理状态去对待不同的周围环境,甚至也包括周围的所有大人们,可是一开始我们还会装模作样的去讨好他们,去顺着他们的心思,而隐藏起自己身上的锋芒,也会憋屈着自己内心里面的真实想法,可是后来才明白——

    对于他们而言,我们更多的只是一种累赘般的存在,我们可能也只是他们的一份工作,一份就此去收获了一些什么的任务吧,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每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一个人去走完自己全部的人生,即便是在某一段路上,在一段漫长的岁月里面,你的身边都有着家人,亲人,爱人的陪伴,但是你们总不是永远的一辈子在一起,总是会有交错的时间存在。

    正如你父母在没有你的时候,他们也是一个人去面对着自己童年的全部生活一样,当你老到了你父母那样的年纪时,你也会失去一些陪伴,所以总是要学会了面对这样的得与失,但是也不要太过于的看重这样的得与失。

    浅浅,我知道你是一个常情的人,所以才会跟你说这样的话,我也明白你跟别人不同,甚至是跟我不同,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收获更多的幸福和快乐,真正的祝愿一个人过的好,也是一种抉择,更是一种信赖。”

    说真的,秦浅是真的没有想到,司思竟然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这样的长篇大论,而且还是以司思自己经历过的全部痛苦为基础的,全然成了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了她的不幸之上,甚至看着司思如此淡漠的表情,秦浅都可以想象的出,这种淡漠心情下的真正想法是什么,那一定是经历了太多岁月而磨合后的全部经历,也是超出了一个人所承受的全部。

    生活,就是会这样的偏袒了某些人的存在,也会渐渐的偏离了你原本想要的方向,我们当年在一起上学,一起经历了好几年时光的彼此,也同样如此经历着太多的波折,而又逐渐的褪去了本身的样子,友情只怕是就这样的被建立,也被磨灭掉了吧。

    “司思……谢谢你这样说,也谢谢你用自己痛苦的例子为赌注,跟我说着这样的话,真的是很感谢你呢。”

    秦浅转身,抱着司思的胳膊,两个少女靠在一起,感受着这种短暂的温馨时光,这一定是岁月里面最美好的样子,不需要计较,也不需要太多的算计,只是平淡的度过了简单的时间,和自己身边值得信赖的人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回报。

    “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呢。”

    秦浅总是会傻乎乎的说着这样的话,而司思却是淡笑不语,虽然司思看起来更加的懵懂无知,但是少女这样洋娃娃的面容下,却是有着更加精致的心思,她很清楚自己要面对的问题可不止是这些而已。

    她们这样的组合只是在公司的安排下进行的,如果缺少了其中可以给公司带来利益的机缘的话,那一定是无法就此接着延续下去的,那么——

    自己跟秦浅的将来,又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似乎成了谁都无法说清楚的事情。

    “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尽管,司思的心中比秦浅更加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她一开口却并非如此。

    她很想将这样的希望跟秦浅联系在一起,才可以将这样的感情一直充斥在彼此之间吧,人生的选择之中,总会是需要一些友情就此维系着,才可以度过最艰难的岁月,最需要帮助的瞬间,同时也是最需要陪伴的瞬间才好。

    希望有个人可以在自己最不堪的状态下,依旧爱着自己才好呢。

    ——

    “今天的头条新闻,请注意!”

    “苍天啊?怎么会又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是呀,好可惜的啊!”

    “多好的一姑娘,怎么好端端的就这样了呢?”

    比起秦浅和司思两个人依旧是淡定的在公司内开着吃播节目,而其他网络上的消息则是给瞬间崩盘了,最近发生的新闻话题不少,前有几个前辈们的离婚案件的后续进展还在被讨论的范围之中,大家对这样的瓜还没有吃完,这后者竟然有爆料出如此惊天大事情来!

    “韩总监,我们这边的网络已经崩盘了,现在技术人员正在全面抢修!”

    网络部门和公关部门的人双双加班加点的重新布置页面,但是韩一清的办公室内,则是人去楼空,因为——

    “楚总,出大事了!之前的秋荏苒自杀了!”

    如今,时过境迁的娱乐圈内,似乎已经很少有人再去提及“秋荏苒”的名字了,可是如果是一直都喜欢黎曼瑾的粉丝们,肯定还是会记得这样一个秋风般散落的女人的,因为正是因为有着秋荏苒在前面的铺路,才会有后面来自黎曼瑾的光明大道。

    很多人即便是到了今天再总结黎曼瑾上位,成为ma无人可以取代的一姐的路途时,都会偶然间的提及一下当年的“秋荏苒”,毕竟这娱乐圈内争夺c位,抢占资源的事情,可是连一个外圈的小朋友们都懂得的啊,怎么会让这圈内的人看不清楚的呢。

    甚至,如今很多人都已经挖出来了当年秋荏苒是怎么被公司的暗中算计的,随着秋荏苒自杀的话题越演越烈,这样的纷争也不断的成了头条上面被爆料的话题,而无端的——

    也将这其中的矛头指向了黎曼瑾,以及整个ma公司。

    此刻,甚至连网友和粉丝们,也都纷纷表态道:“什么叫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大概讲的就是这样的道理了吧,这好端端的,黎曼瑾为什么又被别人送上了热搜榜单呢?

    如果是好事情也就罢了,可这分明是不好的事情啊!”

    如今,楚珩之也是刚刚从转战国外走秀的飞机上下来,因为他最近承接了一个品牌的代言,甚至还带着公司内的新人战星一起去走秀了一场,算是曝光了一下人气,却不想这上一秒还是让众人觉得开心的事情,到了下一秒就变成了惨烈的结果。

    “好了,我知道了,在我回去公司之前,所有的发言都保持沉默!”

    说到底,楚珩之可是要比韩一清在面对这些突然问题上冷静许多,不过——

    即便是有人真的挖掘出来一些猛料,也跟他楚珩之,以及整个ma公司都毫无关系,毕竟这些猛料都是过去式了,且如今这个秋荏苒也被调查清楚了是她自己的自杀行为,怎么能跟公司以及其他人扯上关系呢?

    顶多是一些黑粉们或者是水军,想要趁机就此机会来打压一下ma的势头罢了,至于黎曼瑾那边的情况嘛——

    楚珩之更加不会担心了,有俞墨北在,只怕是整个媒体都不敢乱说一个字呢吧。

    这厢,战星在后面将行李一一的推放在手推车上,转身看着楚珩之那肃穆的面容,不由得问道:“楚总,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他这脸色甚至严肃,俨然也是听说了什么的样子,反正如今的网络也是如此的发达,这早知道和晚知道,难道还有什么区别不成?对此——

    楚珩之却是不打算跟身边的战星多说什么,反正这种来自于工作外的舆论,也是毫无关系的,只需要让公关部门自己去处理清楚就好,完全不需要什么其他人的指导,也不需要楚珩之出头露面的指点些什么,最好是让这些事情简单的翻篇过去就行,反正说不定这明天就会有新的新闻出来了呢。

    “没什么事,我们走吧。”楚珩之在面对下属的时候,总是会冷脸的说话,而他这样的行为也丝毫不会让其他人觉得奇怪,反正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大老板,反而是楚珩之换成了另外一番脸色,那才是奇葩呢。

    这厢,事情变得沸沸扬扬起来,即便是最近一直在捣鼓着自己改行当编剧和导演合作方面的黎曼瑾,也是从网络上看见了这些负面的消息,当然了——

    这其中也不缺少很多连带自己的责问等等,无非是说自己抢占了秋荏苒的位置,不然她也不会沦落到了后来那么凄惨的地位,甚至还会为了某些方面的资源而出卖了自己,当年秋荏苒被许老爷子追求的事情更是重新被人拿出来了说事,也真是应了那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呢,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吧,怎么也得对现在的有个交代嘛。

    而除了秋荏苒身边的一些亲人之外,竟然没有一个所谓的朋友站出来表达些什么委婉的感情,可见秋荏苒此人也真是——

    “唉。”

    黎曼瑾合上手机兀自一叹,同为女人,她很同情秋荏苒会有这样的下场,但是也仅仅是同情而已,当初秋荏苒是怎么样对待自己和别人的,如今也可以从无人替她说话感怀的份上看出来,所以——

    楚珩之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时刻保持沉默,也是一种良好的行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