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9章
    “我来拖住它,你尽量恢复过来!”

    南宫不斜头也不回地喊到,克格心中仿佛被触动了什么,仔细一看,只见得南宫不斜的境界好像跌落了下来,一点一点地跌落,最后竟然只剩下元师境中期的境界而已。

    “难道说……”

    克格脸色非常难看,嘴皮子更是被咬出了血,他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受到的教导也不少,自然能够明白南宫不斜现在是怎么了,这是在用境界倒退为代价,换取一定时间的力量啊!

    活生生看到一个元临境修者消失,活生生看到一个同伴为自己付出如此代价,克格说不怨恨是不可能的,若是克格能够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会不让南宫不斜插手这件事情,而是孤身一人面对翼东。

    “哈哈哈……真是不知死活,土石傀儡拥有相当于顶尖元师境修者的实力,你现在恐怕只有元师境中上游而已吧?可怜,真是可怜啊!”

    翼东一脸的同情,但是这种同情落在克格的眼中,却是和讥讽无异,心中的怒火仿佛要将克格身体灼烧殆尽,可能是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克格的恢复竟然加快了几分。

    克格用削丝将傀儡带回来,因为他知道,有了南宫不斜在,他的傀儡只会碍事而已,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克格的傀儡还处于蕴养的阶段,想要拿出来与对手交战,根本就还不够。

    “不过蕴养也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只要挨过几天,就可以进入操控修炼了吧?”

    克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办法,就是进入思考,此时的克格没有去理会南宫不斜与土石傀儡之间的事情,因为他很相信南宫不斜,南宫不斜既然说能够拖延一定的时间,就能办得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南宫不斜的败北迹象也越来越明显,克格肉体已经恢复到了六成,这的的确确是非常快速,但是与快速相对的,还有龟速,克格的自然元力就是龟速。

    克格没有想到,在占有地利的情况下,自然元力的恢复速度竟然会如此缓慢,不过想一想的话,克格就能够明白了,他之前的战斗实在是透支许多元力了。

    “噗!”

    终于,南宫不斜的时间到了,他换来的力量终归是短暂的,这让南宫不斜隐隐有些不甘,原本他都已经成为一名元临境了,大好前途才开始没有多久,哪怕是回到天土,也能够在天山谋得一定的地位。

    然而,如此珍贵的事物,却是让他换来了区区十分钟的短暂力量,还是元师境中期的力量而已,就连解决傀儡都办不到。

    “砰!”

    “南宫,你没事吧?”

    倒在地上的南宫不斜有很多的不甘,但是脸上并没有流露一点,相反还风轻云淡询问克格的情况,当得知克格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南宫不斜方才安心昏迷过去。

    事实上,昏迷也不是南宫不斜能够控制的,无论克格回答的是什么,他最终也是不能够坚持的,克格看到这里,心中非常地郁结,但是他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抱怨的时候了,强敌就在跟前。

    “可惜,可惜啊!可惜没有再多一点时间,不然我就能够凭借肉体力量斗一斗!”

    克格目光闪烁不定,若是他的肉体能够恢复到十成,别的不说,单凭天座十二第八转的力量,就能够与傀儡缠斗,甚至能够偷空击杀了翼东等人,主人死了,那么傀儡自然也会消失。

    “咦,等等!或许不是没有办法,我可以拖时间啊!”

    克格忽然暗骂自己愚蠢,而且还是非常愚蠢,他竟然忘记了一点,翼东召唤土石傀儡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都已经经过了这么久,只要克格再坚持一段时间,那么土石傀儡不就能够自行瓦解了吗?

    拳风呼啸而过,克格大为吃惊,那土石傀儡竟然趁着他想事情的时候偷袭,不过克格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是也有一战之力,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击,克格竟然反身一蹬,借力远离。

    翼东不是不想亲自下去辅助,但是他真的没有办法,他的手下早已经被限制住元力的流动,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有办法形成战斗力,要知道他们的肉体力量加起来都没有翼东强,更别说去面对克格了。

    而至于他自己,一旦与克格近身的话,就很有可能被克格抓住机会追着打,到那个时候,翼东只能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不过即使只有土石傀儡一个,克格的处境也是越来越不妙了,看到克格被土石傀儡一脚踩中之后,翼东不由得拍手称快,恨不得踩着克格的,是他本人。

    “哼,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土石傀儡的脚底下传来一阵嗤笑,笑声一开始还比较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笑声竟然变成了大笑,这让翼东脸色隐隐有些发黑。

    “死到临头还笑得出?”

    哪怕翼东这么说了,那笑声还是不间断,这让翼东倍感没有面子。

    “混账!你在笑什么?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什么?我在笑你们一个个真是愚蠢,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翼东还想问克格是哪一点,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已经提醒了翼东等人,只见得原本凶威滔天的土石傀儡,竟然化作湮粉一点一点消散,这让翼东等人愣住了,一会儿之后,翼东率先反应过来,暗骂一声该死的,他终于明白克格说的是什么了!

    土石傀儡消失之后,便露出了坑洞中的克格,此时的克格浑身上下都被鲜血覆盖,这鲜血自然是他本人的,由此可见,土石傀儡那一脚还是威力蛮强。

    “嘁,你现在也不过是一只狗而已,哪怕没有爆石傀儡相助,你又能够奈我何?这一次我就放过你们,下一次我定当将你们碎尸万段!”

    翼东几乎是挤的说出了这番话,而事实上,翼东并没有要放过克格和南宫不斜的意思,他的打算,是先找一个机会潜伏起来,等到他和手下都恢复过来,不要求完全恢复,只要求恢复些许可以战斗的力量,就重新对克格和南宫不斜出手。

    克格对此自然明白,这种小算盘克格也不是想不到,只是与翼东同样的,他好不容易才恢复的身体,又一次被土石傀儡弄得千疮百孔,想要在这个时候击杀翼东,那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说别的,他的速度现在就比不上翼东等人,翼东等人想要走,他根本就拦不住。

    当然,他的防御和力气没有消失,翼东等人之所以不敢下手,就是因为近身格斗的话,克格绝对能够将翼东等人击毙。

    正当躺在南宫不斜不远处的克格,想要答应远处翼东的建议时,两道声音竟然响起,这让在场的人都感觉不妙,他们虽然没有力量,但不意味着他们是五感尽失的废物。

    “不好,竟然是两名元丹境修者?可恶,若是在平时,我随手杀了都可以,但是现在却是有些麻烦了。”

    果然,当两人出现之后,都明显露出贪婪的神色,不过就在两人想要击杀克格和翼东等人时,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那几人,却是都动了。

    克格沉默了,现在场中还可以肆意战斗的,就只有五人,这五人分别是先来的两人,以及后来出现的三人,对于那两人,克格自然不认识,但对于那三人,克格却很清楚,便是之前被他拒绝通行的三人。

    “没有想到,我们打得太厉害了,竟然连有人一旁窥伺也不清楚。”

    看着翼东,以及听着翼东口中的自嘲,克格并没有反驳,因为在他的眼中,翼东说的的的确确是事实,若不是他们鹬蚌相争,怎么会让别人渔翁得利?

    不过让克格有些好奇的是,那三人为什么要出来呢?

    “严国城?真没有想到会是你!怎么,上一次的战斗难道没有让你留下阴影吗?”

    “哼,上一次的战斗多亏了你,让我深刻明白实力的不足,可是现在,我已经刻苦修炼了许久,但一直苦于找不到你,如今,你就出现在我的面前,真是应了那一句话,冤家路窄啊!”

    克格双眸精光闪过,看来那五人相互之间有着过节,不过克格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哪怕对方相互之间有过节,最终的结果可能不会发生改变,若是双方联手先行对付他和南宫不斜的话,他们躲得过吗?

    “严国城,怎么样,不如我们先联手再说吧?”

    果然,克格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双方很有可能联手铲除不稳定的因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场有两名元师境修者,其中南宫不斜更是元临境修者。

    若是在平时,才只是元丹境修者的两人自然不能够染指,但是现在,三名强者都已经没有一战之力,这就让两人的贪婪蠢蠢欲动了。

    “哼,我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少说废话吧,出手!”

    克格讶异地看了一眼严国城,哪怕是对面的翼东也是如此,他们都没有想到,严国城竟然能够这么直截了当拒绝了对方,由此看来,要么严国城是想要独吞,要么严国城是真心实意不想做这种事情。

    在克格看来,严国城极有可能是后者,毕竟若是想要独吞的话,可以杀了他们再去解决那两人嘛!

    “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们两个了。”

    动手了,克格的灵魂意志萦绕在周围,仔仔细细观察着双方的战斗,希望能够帮助严国城一把,这也是克格在赌,赌严国城真的不会出手。

    当然,若是严国城被压制的话,克格自然会出声帮助,但若是严国城占据上风,克格反而会沉默,唯有这样,才能够争取时间恢复过来,翼东也是知道这一点,因此正极力在疗伤。

    “严国城,本来我以为你会给我惊喜,但是没有想到,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国城大为光火,他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要知道自从上一次险些死在眼前两个强盗的手中,严国城就全力进行修炼,说句难听的,哪怕是在上茅厕,都没有停止过。

    “难道你以为,整个世界除了你以外,就没有别人会进步了吗?”

    严国城吃惊地看着对手,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事情可能和他想的不一样,原本得到一些奇遇的严国城,现在也没有那个底气能够灭杀两人了。

    事后也和严国城预想中的一样,两人身上的气势重新爆发,随后竟然开始两相呼应,这让严国城心头升起警兆,他明白,这分明是合击之术,想到两人是亲兄弟,严国城就感觉不妙了。

    果然,在两人的强有力轰击下,严国城的两名同伴先后被击败,不仅如此,两人的攻势并没有结束,相反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最终一道亮光从严国城的肩部,一直延伸到了严国城的腰部。

    “扑哧!”

    一片血液飞溅而起,严国城两眼睁得大大的,但是没有用,他只能缓缓倒在了两个强盗的面前,克格当然有试着去提醒严国城,但是严国城的反应根本就跟不上,只能够败在两人的手中。

    “哈哈,三名元丹境修者,收获倒也不算少了,赶紧将他们身上的东西收刮一遍,顺便补上一刀吧!”

    年纪稍长的人,对着自己的弟弟说到,后者连忙应是,两人开始收刮严国城三人身上的财物,但是两人没有想到,这个决定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错误,等到两人想要将严国城三人处理掉之时,身后竟然传来一阵波动。

    这股波动并不是元力波动,但带给两人非常压抑的感觉,因此,大感不妙的两人赶紧转身望去,只见得此时的克格竟然双手紧握着无剑,而身后的是南宫不斜和翼东。

    原来,在之前双方交战的时候,南宫不斜就已经苏醒了过来,克格察觉到严国城可能会败北之后,便开始思考后路,皇天不负苦心人,克格还真的想出一个办法来。

    克格让那翼家的翼东将南宫不斜带到自己的背后,随后将计划告诉了两人,不得不说,当南宫不斜和翼东得知了克格的计划后,都不由自主犹豫了起来,原因很简单,三人之间存在着一个信任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