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3章
    薄景川和沈繁星在去国际会展中心的路上,中途却带着沈繁星去川菜馆。

    看到车子停下的位置,沈繁星挑了挑眉,没有说话,跟着薄景川下了车。

    从后面跟着他们走的薄景行和殷睿爵等人下车之后跟在了他们身后。

    “哎哎哎,薄哥,嫂子,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不是峰会的举办地啊。”

    身上披着外套的沈繁星微微笑了笑。

    薄景川却只是揽着她进了餐厅。

    殷睿爵疑惑,“难道改位置了?”

    薄景行听他这么说,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餐馆。

    在这里举办国际峰会,会不会太寒碜了些,怕是连一半的宾客都容纳不了吧。

    不过想到自家亲哥对嫂子的宠爱,其实也没别的原因。

    只是昨天晚上那一顿折腾把他折腾怕了,这次参加宴会之前,一定要先把这位祖宗给伺候好了的。

    “行了行了,既然来了,就先搓一顿再走吧。”

    殷睿爵嘴角抽了抽,“这个时候还想着搓一顿,知不知道轻重?”

    薄景行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哼哼冷笑了两声。

    “你来说说,谁轻谁重啊?”

    “当然是……”殷睿爵的话马上就要冲出口,结果却好像是猛然反应过来什么,话锋猛然一转,“是嫂子最重要。”

    薄景行投给他一个还算不傻的眼神,搂着他的肩膀朝着里面走去。

    “对啊,当然是我嫂子最重要。而且啊,按时去正是人多的时候,我哥现在话题这么多,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只要不迟到就好。”

    他这么一说,殷睿爵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嫂子什么都没说,怕也是这样想的吧。”

    薄景行仰着脖子高傲的哼了一声,“可不是。我嫂子多聪明,能想不通这些问题?”

    事实上,薄景川和沈繁星两个人,各持己见。

    薄景川只是单纯的想把自己跟前这个小祖宗喂饱,省的饿肚子,到宴会上随便吃东西,再吃出昨天那个要人命的阵仗来。

    对于薄景川的行为,沈繁星一开始并不知情,但是从车停在川菜馆门口,她便也默认了。

    知道薄景川这么做的原因全在她,但是她同时想的,确实是刚刚薄景行心中所想。

    她实在不想听到有些人对薄景川的议论纷纷。

    不管好的还是坏的,都不行。

    他从来都不希望薄景川以任何形式成为别人口中议论的对象。

    她也从来都相信薄景川,就算国际峰会迟到,她也相信他会把事情搞砸。

    索性还是吃饱肚子再走,万一真的到宴会上吃了不合口味的东西,到时候会折腾成什么样子,她自己也无法预测。

    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现在可都是肚子里这两个小祖宗说了算啊。

    --

    吃完饭,殷睿爵等人捧着肚子跟在薄景川和沈繁星身后,一脸的心满意足。

    “我就不喜欢吃宴会上那些甜不拉几的东西,蛋糕点心,那都是给女人吃的东西!”

    “嗯,还是这个吃的爽!”

    其他人,有几个脸色倒是不大好看。

    甜他们不爱吃,这辣,他们更是恭维不了。

    这叫什么爽?

    这确定是跟自己过不去,给自己找虐?

    h市国际会场外,国际知名企业的代表人已经都到的差不多了。

    眼看时间不多,他们最期待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不是说薄氏财团的老董事长这次会亲自代表薄氏出席吗?怎么还不见人?”

    “还有‘冥’集团的最高负责人,到现在也没有亮相。”

    “而且,那位刚刚加冕的y国star公主,今晚似乎也没有出现。祖孙两人一起不出现,是不是私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国际峰会这么重要的聚会,都能不来吗?”

    正当所有人都疑惑焦急的时候,在会展中心门口的红毯尽头,缓缓停下一辆黑色轿车。

    记者们停止讨论,连忙举起手中的相机,对准了门口。

    车门缓缓打开,薄岳林率先下车,后将老爷子从车上搀了下来。

    薄岳林一身革履西装,薄老爷子则是一身中规中矩的中山装,撑着拐杖,表情威严肃穆,双目赫赫有神。

    这么一个超级财团的领导人,自然是最受关注的目标。

    纵然会场外已经是灯火连天,但是记者们的相机,却仍旧不断的闪烁着。

    “父亲小心。”

    薄岳林细心叮嘱,老爷子沈着脸,却是扬手将他的手推开,坚持自己走。

    薄岳林抿了抿唇,只能跟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等到他们刚刚走进会展中心大门,几辆低调却不失豪华的车子陆陆续续停在那里。

    记者们的注意力瞬间转移。

    几辆车几乎同时打开了车门,有人陆陆续续从车里下来,为首的那辆车里出来的,郝然是薄景川和沈繁星。

    沈繁星穿着呢子外套,看着眼前的仗势,微微抿了抿唇。

    不愧是国际峰会,那些国际性质的颁奖典礼规模跟这些根本无法比。

    之后便是殷睿爵薄景行等人跟在后面。

    他们的出现,毫无意外迎来记者们的疯狂拍摄。

    “真的来了,真不知道今晚会场里面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不来是不来,一来就是一大帮,厉,殷,尚,许……这几大家聚在一起,场面真壮观!如今再加上一个star公主,简直……”

    这人的话没说完,便停下了,视线在薄景川身上顿住。

    不知道该不该把话说下去。

    相机闪光灯和拍照声仍旧没有停,薄景川带着沈繁星神色淡漠的从红毯上走过。

    对那些奇怪的眼神和低声议论都没有放在心上。

    一直到他们全部走进会场,关于薄景川的话题,仍旧还在继续。

    “我以前听说过他的事迹,在商界圈子里,可是一个传奇人物啊!没想到会颓废到这种地步。女人真是害人不浅啊。”

    “可是到底怎么想的,他那么睿智有魄力的人,再怎么喜欢女人,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名声搞成这样吧?就不能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至于二选一?”

    “谁知道呢?攀上王室的公主,他有大把的机会重新开始,而且以他的本事,加上王室给他提供的便利,想要创一个薄氏应该不是难事。”

    “说来说去不还是靠女人?”

    谈论间,有记者看了看时间,有这么疑惑。

    “奇怪,时间都到了,怎么还没有看到‘冥’集团的负责人?”

    “对啊,不是说这次峰会会参加的吗?”

    “再等等吧……”

    一众人翘首以盼,视线在门口甚至于远处观望,企图第一时间看到他们期待想要见到的人,结果等到最后会场在的门禁到点关闭,都没有等到他们想要见到的人。

    这让所有记者都大失所望,纷纷摇头叹息,抱着相机陆陆续续走进了会场内。

    这次虽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国际企业巨头,但是往年也没有他。

    今年,里面应该还有一场好戏。

    而此刻的会场内,气氛的确很尴尬。

    薄老爷子自从进场后,的确是场内最受关注的焦点。

    不少企业领导都很希望跟他搭上线,上前一番恭维自是少不了。

    薄老爷子的脸色比之以前的冷肃,此刻也多了几分笑意。

    不是因为他的自尊心得到了多大了满足,而是在商界游走那么多年,对阿谀奉承溜须拍马早就不感冒,而是两面三刀,口蜜腹剑的虚伪做派也是你来我往。

    此刻更是皮笑肉不笑地跟周围的人谈论风生。

    就算以后不可能跟他们合作,但是比起不得罪,总比无端给自己招些敌人强得多。

    气氛正好的时候,门口的人群突然传来一阵低哄哄的喧闹声。

    闻声望去,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几人时,薄老爷子脸上强堆起来的笑脸立即沉了下去。

    沈繁星的视线淡淡扫过会场,正可谓,全世界所有的顶尖企业精英,如今尽收眼底。

    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成功精英人士的气质。

    沈繁星在进会场后便脱了外套,此刻一身火红的刺绣礼服格外耀眼夺目。

    所有人都认为她一向习惯素雅的打扮,也从来都符合她的气质。

    但是今晚的亮相,实在颠覆了所有人印象中的她。

    而她小腹前微微凸起的弧度,不仅没有给她的装扮减分,反而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一种很莫名的情绪。

    是新奇,是对生命的期待,还有伴随而来的一种温柔。

    是的,每一位怀着孕的女人,浑身都弥漫着一种名为温柔的东西。

    她不是一个企业的领导者,不是一个让人闻之变色的女强人,而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

    有了这一点认知,再看向他们的时候,便觉得她身旁那个气场强大,俊美无俦的男人跟如今网上被谈论的那个人,判若两人。

    沈繁星微微勾了勾唇,侧头看了一眼薄景川。

    薄景川缓缓将她带进会场。

    众人都纷纷看着她们,神色千变万化。

    不过却没人上去主动跟他们打招呼。

    一个今年刚刚冲上来的企业,还不至于他们放下身段主动跟她攀关系。

    纵然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是y国公主,但是这里,只有资本家,没有政治家。

    “啊,我记得你……”

    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指着沈繁星,神情有些开心。

    沈繁星看过去,发现是昨天晚上再国色天湘见到的人。

    应该是史蒂夫夫人。

    沈繁星微微笑了笑,朝着她轻轻点了点头,“您好,史蒂夫夫人。”

    “真的是你!昨天晚上有些搞不懂状况,后来才反应过来,star公主,玛蒂尔达女王很想念你!”

    沈繁星微微有些讶异,不过片刻便了然。

    f国的龙头企业,跟玛蒂尔达女王相识也无可厚非。

    “一直没有机会再去见她一面。我同样很想念她。”

    史蒂夫夫人开心的上前轻轻拥抱了她一下。

    “玛蒂尔达说她的香水已经用完很久了,希望你能再送给她一瓶,em,很冒昧,其实我也很想拥有一瓶来自你亲自为我设计的香水。”

    沈繁星温柔地笑了笑,“当然可以,我的设计能够得到你们的喜欢,是我的荣幸。等我回去,马上就着手准备……”

    “不行!”

    沈繁星的话还没说完,薄景川便沉声打断了她。

    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史蒂夫夫人脸色微微顿了顿,转头看向身旁这个气场格外强大的男人。

    也许是他的气场太强大,不自觉带出浓浓的凌厉,杀伤力太浓,引来一旁史蒂夫上前,将自己的太太紧紧拥在了怀里。

    “发生什么事了?”

    沈繁星连忙要解释,薄景川却将她搂紧,神色仍旧不悦。

    “准备什么?你先问问你的肚子同意么?”

    他说话过程中朝沈繁星凸起来的肚子上看了看,提示这个时候被他忽略的两个小兔崽子。

    沈繁星下意识地伸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史蒂夫夫人听的一知半解,看到沈繁星的动作时,恍然大悟。

    “很抱歉,是我太过分了!居然忽略了你现在的状态。我不着急,真的不着急的,你现在自然是平安生下宝宝为重。”

    沈繁星一脸歉意,“真的非常抱歉。”

    史蒂夫也听明白了,渐渐放开了夫人。

    史蒂夫夫人开心地看着沈繁星,又道:

    “可是你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今天的妆容,是不是有些太重了些?现在化妆品有很多化学成分,对孕妇很危险的……”

    提到这个,一旁的薄老爷子脸色倏然变得无比阴沉。

    说的再绝情,他潜意识里也把沈繁星肚子里地孩子当成了薄家的子孙。

    一听到她今天不会肚子里孩子的健康浓妆艳抹,一下子又是满腔怒火。

    “为了参加这次峰会出尽风头,居然不顾孩子的健康……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性都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毕竟是自己的亲身骨肉,一个人到底残忍冷血到什么程度,半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史蒂夫夫人有些尴尬,全场的气氛更加紧绷。

    众所周知老爷子不喜欢沈繁星,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直接发难!

    毕竟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薄家的血脉,仔细想,这老爷子也确实有生气的理由。

    沈繁星挑挑眉,淡淡扫了老爷子一眼,随后对史蒂夫太太道:

    “我所有的护肤品和彩妆都是知沁公司自己研发的产品,保证绝对没有任何对孕妇有害的化学成分。”

    史蒂夫太太惊讶,就连周围的其他女人也都蠢蠢欲动。

    “真的吗?”

    老爷子瞬间七窍生烟。

    “没有化学成分?简直一派胡言!”

    周围气氛更加冷凝。

    “薄老爷子,希望您能注意一下场合,这里不是您撒气的地方。”

    薄老爷子冷哼一声,“受不了就滚出去,以为参加一次国际峰会就要上天了是不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