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二)
    还有十里路就要赶到涥化镇了,宋军士兵想到能烧杀抢夺,狠狠地捞一把,都兴奋的哇哇叫时。

    就在他们加快了脚步想早点赶到涥化镇时,一个探子骑着马疾速跑了过来。他骑在马背上,抱拳喊道:“将军,东南方向有一彪人马正疾速朝着我军杀来,人数约三千人。”

    果然将反贼调出来了,索超兴奋的在马上大声喊道:“孩儿们,先击溃反贼,再打涥化镇!”

    索超话刚落,又一探子骑着马飞奔过来,他抱拳急声喊道:“将军,从西南方向杀来了一彪人马,人数约一万人,看旗号,是贼子赛仁贵郭胜!这伙人来的很快,还有半个时辰就要杀到了!”

    听到又有一伙人杀来了,索超觉得有些意外。自己可是趁夜『色』出营的,这附近的城池守兵发现自己的踪迹,派人拦截自己,是正常的。

    但是又是从哪里杀出一万多兵马了。莫非行踪败『露』了,反贼是准备夹击自己?

    对方两队兵马人数加起来差不多一万三千人。比自己的人马还要多,有点难办啊!

    是冒险击溃贼兵,还是先撤退的好?

    正当索超犹豫不决的时候,又一个探子从远处飞奔过来。“将军,有一彪人马从北边杀过来,人数约三千人。打着邓、裴、孟的旗号。只是奇怪的是,他们的服饰旗号并不是反贼的,暂时不清楚是哪一方人马!”

    听到又一伙贼兵杀来了,索超彻地傻眼了。这个时候,除了自己家友军就是贼兵了。自家兵马的话,自己怎可能不知道?而且北军方面也没有邓、裴、孟三姓的将军啊!

    绝对是反贼的人马!

    自己趁着夜『色』出营的,怎么有三队兵马围剿自己。

    三面夹击!

    他娘的,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是想全歼我军。

    索超这个时候不再犹豫了,急忙大声喊道:“快,撤退。撤退!”

    宋军赶紧原路返回的时,一直负责监视他们的探子急忙将消息传回给郭胜。

    郭胜听到宋军竟然要赶回了,他骑在马背上,顿时破口大骂:“不能让宋军就这样回去,加快速度,一定要赶上。拦截他们!“该死的李应、扈成这两个王八蛋,你们不好好地待在治益城,怎么突然跑出来,还带着兵马要攻打宋军?要是坏了将军的计划,一定要你们好看!”

    将军给自己的任务可是尽可能地消弱宋军地实力,郭胜怎么准许索超就这样轻松回去。

    郭胜带兵急忙追赶宋军,不单是郭胜在加速赶路,另一边扈成、李应两个人也是在拼命赶路。

    李应骑在马背上,喊道:“那该死的林冲,打的什么仗。竟然让宋军在青州肆虐,简直是太无能了。见到大将军的时候,一定要告他的状。就算老夫也比他利害多了。你说是不是扈兄弟!”

    看到鲁家军轻易就击溃了宋军,李应、扈成两个人觉得宋军也不过如此。就算只有三千人马,凭着他们的本事也能轻易击溃宋军。

    扈成可不是个笨蛋,他听出李应的意思。青州这个大本营要是自己的人应该更安全吧!“李大哥说的是,下一次见到鲁达的时候,一定跟他好好说一说。”

    郭胜、扈成、李应心里相互埋怨,跟在索超背后急追。

    郭胜拼命追赶,可惜索超先一步逃跑,郭胜依旧还是没能顺利追赶上。

    看着索超带着兵马安然退回营寨,上千宋军驻守在营寨里拿着弓箭对准自己地方向。郭胜含恨地挥手示意手下兵马停止前进。“我们回去!”

    郭胜率领兵马准备重新游『荡』在博兴城外面,回程的路上,郭胜碰上了正赶来的李应、扈成两个人。

    看到他们,郭胜气打不过来,顿时喝道:“李应、扈成你们两个人不好好在益都待着,带兵来这里是想做什么?不知道因为你们两个,林将军的计划都被破坏了。你们两个该当何罪!”

    在看到郭胜率领一万兵马杀出来追赶宋军时,李应、扈成就知道自己可能坏了人家的好事。现在听到郭胜的指责,他们更加肯定了。

    不过,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李应、扈成是绝对不肯承认过错的!

    李应叫嚷道:“郭胜,你该当何罪才是。竟然坏了我们的好事。现在还有脸来指责我们!我一定要在大将军面前控诉,请他来评评理!”

    这个时候,李应扈成两个人还不知道悔改,竟然反咬一口,郭胜气地差点拔刀子要砍他们两个人了。

    郭胜大声骂道:“你们两个有什么计划,就几千人,就妄想去攻打宋军,简直是不知死活!”

    “你懂什么?我这是示敌以弱,『迷』『惑』敌人,然后一举击溃敌人。大好计划就这样给你破坏了。可惜,可惜啊!”

    郭胜气极而笑,“狗屁。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虾将,还想击溃宋军,做白日梦。还有,你们竟然敢私自穿我军的衣裳,不知道这是死罪吗?”

    李应当即自傲地喊道:“什么叫私自穿戴,告诉你。我们现在可是正经八两,大将军旗下地大将。扈兄弟是正四品的广武将军,我是广威将军!”

    李应、扈成正式表达投靠的意愿时,鲁达看在扈三娘的情面上,就封了李应、扈成两个人正四品的将军军衔,让他们驻守益都,好保护扈三娘。

    可没有想到李应、扈成两个人根本不满足区区一个四品武将。听到宋军袭击青州的消息,他们当即一合算。就鼓动扈三娘让他们出击。

    一开始是打算等林冲击溃了闻达,他们痛打落狗,捞点功绩的。但是打听到宋军分兵,索超率领几千兵马攻打涥化镇。这下李应、扈成两个人再也坐不住了。就想着大军不敢打,这偏师就不能放过了!

    听到李应、扈成两个人是正四品的将军,仅次于林冲、杨志这些大将。比他郭胜高了半品。郭胜顿时有点气弱。

    他喊道:“你们两个人别得意,今天的事,我一定会如实向林将军禀告。到时你们自己向他解释吧!”

    李应、扈成两个人可不怕郭胜,但是对上林冲,大将军鲁达的义弟,他们却是十分有顾忌的。

    不过在郭胜面前,扈成可不敢表『露』出来。他喊道:“就算林冲来了,我也布何惧他”

    正当李应鸭子嘴硬,强硬地表示自己不怕林冲的时候。

    突然从不远的宋军营寨传来一阵撕杀声。

    冲天的烟雾,漫天的撕杀声,就算隔着一里路,依然清晰可听。

    李应回头看到宋军营寨的情况,惊愕地问郭胜。“莫非你们还有后手?今天是准备一举击溃宋军?”

    郭胜也是一样惊讶地看着宋军营寨的动静,失声喊道:“没有啊。我的人马可都在这里了!根本没有其他兵马了!”

    “不是你,那是谁在攻打宋军?难道是林冲率主力攻打宋军?”李应疑『惑』不解地说道。

    郭胜听到,林将军领兵攻打宋军,没道理啊!我都没有听到将军按照约定发出夹击宋军的信号啊!

    郭胜转头一想,莫非林冲看到我领兵追击宋军,以为是我在攻打宋军,将军他领兵攻打宋军了。

    这好似有这个可能!

    要是真的是林将军攻打宋军的话,那我现在怎么办?

    林将军可是没有发出信号啊!我到底该不该现在就攻打宋军?

    可是要是林将军真的攻打宋军的话,我要是不出击。岂不是耽误战机?

    古代通信不方便,战场上又瞬息万变,有着各种意外。要是事事请示的话,只会耽误战机。很多时候只能靠将军自己判断做出抉择。

    所以才会有军令如山,以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两种完全相矛盾的话。

    郭胜一时间好很是犹豫,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郭胜很犹豫,李应却是完全没有负担。反正真的有事了,可以拉扈成这个家伙来背黑锅。晾鲁达也不会杀了扈成,了不起不就是责骂一顿。

    李应大声喊道:“扈兄弟,现在林将军正在攻打宋军,我们应该当机立断,配合他攻打宋军,好助他一臂之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扈成当即喊道:“李大哥说的对,我们这就领兵攻打宋军,好助林将军一臂之力!”

    李应、扈成又不是郭胜的手下,问都没有问过他,直接是带着兵马赶去攻打宋军营寨西门。

    看到李应、扈成都领兵走了,郭胜骂了一声。“他娘的,今日就没有一件事顺心的。孩儿们,跟我杀!”

    李应、扈成都领兵攻打宋军了,于情于理,郭胜也只能领兵助阵了。他率领一万兵马直冲宋军营寨南门。

    博兴城城头,林冲站在女墙后,看着远处宋军营寨的动静,一阵愕然。

    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谁在攻打打宋军?

    林冲冲着吕方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探子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连来了一帮人攻打宋军都不知道。把探子全部给我派出去,赶紧给我搞清楚。到底是谁在攻打宋军?越快越好!”

    吕方急声喊道:“是,将军!”

    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林冲根本不敢轻易下命令。不然这动静要是宋军自导自演,想引诱鲁家军出城,那岂不是中了敌人的诡计。

    就在林冲站在城头,看着宋军营寨的火光。焦急地等待情报的时候。

    一个探子被竹篮子拉了上来,他疾步跑到林冲面前,刚想行李的时候。

    林冲不耐烦地喝道。“直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事谁在攻打宋军?”

    探子听到,急声喊道:“将军,小的查清楚了!现在攻打宋军营寨的是郭胜郭将军,还有一支穿着我军衣裳,打着扈、李旗帜的兵马,除了这两支兵马外,还有一支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兵马,也在激烈攻打宋军!”

    听到郭胜竟然不听命令,擅自攻打宋军。林冲大怒,喝道:“郭胜好大胆子,竟然不听命令,不按计划行事。坏我大事,我非惩罚他不可!”

    吕方和郭胜情同兄弟,听到林冲要惩罚郭胜。吕方忙替郭胜辩解说,“将军,说不定郭胜他有什么不得已的难处,才会提前攻打宋军。还请将军明鉴!”

    “你不用替他说好话。有什么事比按照计划行事更重要?”林冲喊道。

    吕方脑筋急转,他想到一件事,说:“将军,探子不是说攻打宋军的有三伙兵马吗?还有一伙是打着扈、李,会不会是古成、李应他们擅自攻打宋军。郭胜怕他们出事,到时不好向主母交代,才不得已攻打宋军的!”

    林冲也有些怀疑当中攻打宋军的人中有一伙应该就是李应扈成这两个家伙了,现在听到吕方的解释,他气消了大半,只是依然不满地喝道:“就算要攻打宋军,也应该派人通知本将一声,也好让本将提前做出安排。”

    听到林冲气减下来了,吕方说道:“将军,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军现在该怎么办?是攻还是守?”

    林冲听到,脑海里快速思考着。

    按照原本地计划,是要耗宋军几天时间,消磨他们地兵力也消磨他们的精力,等到他们疲惫的时候,再联合郭胜,里应外合一举击溃宋军。

    现在郭胜提前进攻了,完全打『乱』他的部署。

    打!只怕就算击溃了宋军,自家的伤亡也不会小。

    不打吧!

    万一郭胜他那边遇到挫折,损失惨重的话。那可是会严重影响自己的计划。他一万兵马可是很重要的棋子!

    到底是打还是继续守?

    思虑前后,林冲下定了决心。他对着吕方喝道:“就算要惩罚吕方,也必须等这一仗打完再说。吕方,我留5千兵马给你。你守好博兴城。记住,除非我亲自开口,不然谁来了都不许开城门,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一样。听到了吗?”

    吕方已经明白林冲是要出城攻打宋军了,他激动地喊道:“是,将军!将军放心,末将定会守好博兴城,绝对不会丢的!”

    “嗯!”林冲对着亲卫喝道:“将手榴弹全部带上,老子豁出去了,这次趁机一举击溃宋军。不再拖下去了!传令下去,开城门,全力攻打宋军大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