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7章 祭品
    感到她的目光,雪落浑身泛起冰寒,一股深深的恐惧在心底蔓延。

    她……想做什么!?

    “你怀孕了,对不对?是彻的孩子吧,颜雪落?”红狐温柔的踱近她,缓缓抚上她的脸,语调轻柔。

    “我……没……”见她神色不善,雪落本能的掩饰。

    “呵,有没有怀孕都无所谓了,以后陪在彻身边的只会是我,而你,就是为我们的爱情送上的最好的祭品。”她脸上甜蜜幸福,眼底却阴森的可怕。

    雪落脸一白,呐呐的开口,“你……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犯法?”

    她用诡异的眼神看着雪落,然后笑开,“你嫁入赵家也不少时间了,怎么还不了解龙门和赵家是什么样的存在吗?我没告诉你吗?颜雪落,我红狐本来就是在这黑暗的势力中游走的人,你觉得我会怕犯法吗?哈哈哈。”

    “放开我,赵彻会发现的!”雪落开始挣扎,她眼底的疯狂令她害怕。

    “闭嘴!你以为今天过了,你还有机会活着吗!?”她残忍的瞪着她,缓缓拿出一根通体乌黑的鞭子。

    这个女人……是她最大的威胁,赵彻会因为她而动摇,所以不能留下她!

    红狐阴狠的扬起鞭子,忿忿的抽向雪落。

    “啊……!!!”雪落痛呼出声,背部传来火烧般的痛感。

    红狐脸上泛起兴奋的笑容,阴森的一鞭一鞭抽向她纤弱的背,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雪落觉得神智有丝恍惚,背部的巨痛让她连喊叫出声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如破布娃娃一般的任她鞭打。

    火烧般的巨痛让她逐渐陷入昏迷。

    一盆冷水迎头泼下,雪落艰难的睁开眼,看到面前那张阴森的温柔微笑。

    “你的野种,到是和你一样,不要脸的想死死缠住彻吗?”红狐看着已经伤痕累累的雪落,狠毒的视线停在她的肚子上。

    经历了一顿鞭打,她居然还没有出现流产的状况?这个女人的生命力到是意外的顽强。

    彻……?

    雪落视线模糊,想到那个俊美冰冷的身影心中一痛,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老沙,把刀给我。”红狐扬声。

    “大小姐,这……再用刀的话,只怕这女人……”猥琐的男人为难的看了眼雪落。

    “罗嗦什么!她本来就活不过今天!”她怒瞪他一眼,抢过刀子。

    猥琐的男人看着她拿着刀子逼近雪落,摇了摇头。这女人要是狠起来呐,可是比男人来得可怕的多!

    “不……不要……”

    看着她视线一直停在自己的肚子上,雪落不顾背部的疼痛努力挣扎,发出模糊的抗拒。

    不,不要!那是她的宝宝,她唯一最亲密的家人了!她不能失去!不能!

    “颜雪落,下辈子你可记好,不要去乱动不属于你的东西。”红狐凑近雪落耳边,温柔的吐出阴狠的话语,随即扬起刀子,狠狠的捅向雪落的肚子。

    “啊!!!!”

    雪落因这剧痛尖叫出声,但比身上更痛的是,是心!

    她的孩子……她一直期待的一个平凡幸福的家,这一瞬间,整个世界在她面前崩溃。

    “老沙,记得最后把她给我处理‘干净’。”红狐交代完,又看了一眼浑身浴血的雪落,满意的扬长而去。

    以后赵彻的身边只会有她一个女人,她终于要得到了属于她的幸福。

    名叫老沙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又转头看了看奄奄一息的雪落,摇着头嘟囔,“去,这女人真够狠的,把人都弄成这样了?”

    他摇了摇雪落,看见她已经陷入昏迷,肚子上和背部的伤口惨不忍睹。

    “老沙,这娘们怎么处理?”一个喽罗凑过来问到。

    “把她扔到海里好了。”老沙皱了下眉,挥挥手示意。

    “就这样扔进去?”喽罗抗议。

    “去,你个杂碎,这女人都这样了!别恶心老子!”老沙吐了口吐沫,怒吼。

    红狐这女人真狠,不愧是萧明山的亲生女儿,相比之下,以前的萧少可是仁慈多了。现在一个好好的甜美少女给弄成现在这样不成人样,害的他胃口尽失。

    “她还没断气,大小姐不是说要处理‘干净’?”喽罗问,这处理干净当然是指让她没有活着的可能。

    “她都伤成这样了,扔到海里还能活吗?你脑子里都是豆腐渣啊!快去办事,少罗嗦!”老沙不耐烦的打断他,示意手下架着雪落,向偏僻的海边走去。

    荒凉的海边。

    “快点,把她扔进去就可以!”老沙不耐烦的吩咐着手下。

    “知道啦,老大。”几个喽罗抬着雪落,使尽力气将她远远一抛,看着她在海面沉浮几下,没了踪影。

    “这样就行了吗?老大?不用再把她弄远一点?”喽罗不放心的问。

    “去,这里八百年都没一个人来,你怕什么,等有人发现她,早就成一堆白骨了。而且,说不定她一会就被鱼虾吃了,哪还能有什么尸体!”老沙啐了声,搓搓双手骂道。

    “是,老大英明。”见他发火,喽罗赶紧拍马屁。

    “好了,回去吧,格老子的,今天还真背!”老沙骂骂咧咧的又看了眼平静的海面,就要和手下一起离开。

    突然,一声枪响。

    走在最前面的老沙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整个脑袋被打爆,红的白的,鲜血混着脑浆爆裂出来,无头的尸体直挺挺的倒在海滩上。

    “老大!!!”

    周围的喽大惊,只看到一抹黑影越过他们,快的不可思议的跳进海里,追着刚刚被抛进海的雪落而去。

    远远地,从海上传来带着血腥死亡的一声暴喝,“给我杀,斩草除根!”

    满是血红的天空和不绝于耳的子弹声成了这些喽生命最后的记忆。

    海水的刺骨使雪落恢复了一点神智,她挣扎一下,发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大量的失血让她手脚冰凉。感觉到肚子的巨痛,她知道,她失去了这个唯一的亲人。

    她的孩子……

    为什么?这……就是她付出了爱情之后得到的吗?

    她明明都已经放弃了他,为什么他还是不放过她?

    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远处仿佛传来赵彻和红狐的笑声,雪落扬起的笑脸上垂挂着两行泪。

    他……在另一个女人身边……那个对他来说,唯一重要的女人身边……

    她不再挣扎,放任自己被海水淹没,感觉生命快速的流逝,意识渐渐模糊。

    她好累……不要再爱了……

    城郊有一片占地豪华的别墅,这间别墅从外表看只是普通的样子,但进到内部的话,你就会发现,这里完全不逊于任何高科技总部,甚至有着一间装饰完美,拥有世界上最先进设备的医疗室。

    “萧少,她醒了。”罗兰抱着病历表,走到萧重面前。

    “哦,终于醒了,一个多月了,她还真有当猪的潜质。”萧重半靠着墙,优雅迷人的仿若贵族。只有那放在身侧的手在微微颤抖。

    “萧少,要去看看她吗?”罗兰没错过萧重脸上的苍白,那天抱着颜雪落从海里上来的萧少,是她从未见过的。

    总是优雅迷人的萧少,竟然会那样的苍白脆弱,满是恐惧的颤抖,生怕怀里的女人已经没了气息……

    颜雪落被抢救的时候,萧少就握着她的手,一动不动的坐着。整整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直到她脱离了危险。那样的担心,那样的感情,哪怕他后来用笑容掩饰,也无法逃过明眼人的观察。

    罗兰苦笑,颜雪落,你真是个幸运的女人。

    “呵,走吧,去看看她。”萧重顿了顿,然后转身向医疗室走去。

    萧重踏进医疗室,一眼就看见了床上的小女人,纤细的身影,甜美可人的脸孔,除了消瘦了点,其他地方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床上的她仿佛对刚进门的他们无所察觉,静静的半靠着,凝视着窗外的世界。

    “落落,还好吗?”他噙着惑人的微笑,优雅的走近她。

    她缓缓回头,精致的大眼凝视着他,那双眼,仿佛再看他,也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萧重略略敛起微笑,仔细的观察着她的神色。

    “落落?”

    “我的孩子没了。”

    她蓦地开口,平静的仿佛橱窗里精致的洋娃娃,不带一丝人气。

    萧重沉默,以雪落那时重伤的情况来看,能保住她自己的性命都是奇迹,至于孩子……

    “以后还会有的,只要养好身体,以后落落无论喜欢男孩还是女孩,都会有的。”

    雪落没有说话,黑的彷佛黑洞的眼眸依旧平静的看着窗外。良久,她缓缓的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好,你睡一会。”

    萧重扶着她躺下,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然后示意手下精心照顾,踏出医疗室后,他低沉的对罗兰吩咐,“看好她,她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都满足她。”

    落落这样子的平静,太不正常!

    “萧少,这里并不十分安全,要不要转移?”罗兰点头,立刻建议。

    “等她的身子稍微养好一点再说,加派人手过来。”

    “……是。”

    罗兰咽下没出口的话,明白在萧少心中,他自己的安危远远没有颜雪落的身体重要。他宁愿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中,也不愿损伤颜雪落一分一毫!

    沪市赵家

    赵彻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调查报告,然后将它扔在火炉里。

    红狐柔腻的从他的身后抱住他,轻声细语的说:“是炎发来的报告?说了什么?”

    “没什么。”

    赵彻扯开她的手,心底有丝烦躁的让他倒了杯酒,一口饮下。

    炎说,雪落和萧重一起出国了。

    和她最心爱的青梅竹马一起离开,想必她很开心吧!

    “彻,我的伤已经好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红狐见他不说,也能猜到几分,她笑的温柔靠了过去。

    “父亲那边没有指示?”

    “龙帝说……下个月初三是个好日子。”

    “那就那天吧,你去安排。”赵彻有点不耐烦,扯了扯领带,只觉得胸口无端的憋闷。

    “我好开心,终于要嫁给你了!彻,我爱你。”红狐欢呼一声扑进他的怀里,粉嫩的红唇就要印上他的。

    赵彻顿了下,直觉想要闪避,脑海里却浮现了雪落和萧重一起出国的一幕。

    心口翻腾的气血更堵,几乎有些发泄式的,他残暴的咬上红狐的唇,力道大到沁出了鲜血,让他尝到苦涩的血腥味道……

    雪落养伤的日子里极端的配合医生,吃药打针眉头都不皱一下,就连作息都按医嘱,规律配合的让医生感慨这真是他见过最为合作的病人了。

    她越是这样平静,萧重看在眼里越是心惊。暗暗的加重了对这里的护卫,整个别墅各种现代化的监控仪器俱全,只怕是小鸟都插翅难飞。

    萧重几乎寸步不离的陪着她,这样不哭不笑,彷佛失去了所有感情的雪落让他心疼。他宁愿她将痛苦发泄出来,而不是这样封闭自己,离他越来越远。

    “……落落,我带你去北欧定居好吗?”

    雪落幽深的眼眸望着窗外,彷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

    萧重微笑着,握着她的手继续说,“你从小就那么喜欢北欧,那个童话一样的世界,有小美人鱼,圣诞老公公,有你最喜欢的北欧神话,尖耳朵的精灵,高大的巨人,矮小的侏儒和主神奥丁……”

    被萧重握住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她没有回头,眼眸里那雾蒙蒙的深幽一点一点的变浅,不再空洞的犹如死人一般。

    “……你不是还想去看看一张开嘴即可吞噬天地的怪狼fenrir;以口衔其尾,环绕人类世界中庭的大蛇jormungandr;还有那个面色一半青色一半肉色的死亡女神hela……落落,我们一起去看。”

    萧重漂亮的桃花眼因为回忆而变得柔软,看起来璀璨夺目的逼人。他微笑,彷佛看到当年那个小小的落落拽着他的衣角仰头问:萧重,以后我们一去看,好不好?

    雪落垂眸,只觉得眼角冰冰凉凉的,一滴泪,沿着雪白的脸颊跌落,跌在萧重的手上。她固执的看着窗外,默默无声的哭泣。

    萧重没有强迫她转身,只是更紧的,将她搂入自己温暖的怀中。他明白他的落落是多么骄傲的小东西,她最深的痛楚宁愿压抑在心底一辈子,也不肯轻易被人看到。

    窗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洒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从背后传来的温暖是那样的让她莫名安心。犹如从小到大的每一次,不管遇到什么事,萧重都会为她撑起一片无风无雨的天空……

    “落落,跟我去北欧定居,好吗?”

    良久,他微笑的开口,耐心而坚定的轻声问。如果落落愿意跟他走,他可以不去找赵彻的茬,不再理会萧明山的阴谋计划,不管龙门和x组织之间的一切。只要有她在他身边,青山绿水,一生相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