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1章 贼喊捉贼太熟练 塔牢崩碎老爹战
    第711章贼喊捉贼太熟练塔牢崩碎老爹战

    “噗通——”

    浪花溅起,水波还没散开,就被浪头冲刷的无影无踪。

    这岸上的兵丁眉头一皱,他们虽然都是普通的兵丁,可也不至于被河水冲跑啊。

    就在这个兵丁手握腰间佩剑准备仔细查看的时候,湍急的河流里忽然探出一个脑袋。

    “咳咳,今天运气好,捉住一条蓝巾鱼!”

    水里的兵丁抱着一跳大鱼,兴奋的大喊。

    岸上的兵丁皱了皱眉,这情况隐隐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他捉着佩剑的手还是松了松。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下来帮我擒住大鱼啊!”

    水里的汉子一声吆喝,那大鱼太大了,足有两百丈长,对兵丁四五百丈的身子来说,还是非常大的。

    岸上的汉子看着要脱困逃跑的大鱼,一咬牙,就也扑入了水中。

    不大会后,两个浑身湿漉漉的汉子就抱着大鱼爬上了岸。

    “山莽,今天咱们可以开小灶了啊!”

    两人看着远处的营地,并没回去,而是拐头向一条小山沟跑去。

    山莽,就是那个跌落水中的汉子,不过此时的山莽,已经不是刚才的山莽,而是唐临风。

    唐临风发现这个营地警惕性很差,又发现两人取水,就一把将山莽拉入江水中,迅速的取而代之。

    篝火升起,香味弥漫,两人关系很好,配合极为娴熟,不大会就吃上了热气腾腾的烤鱼。

    一条大鱼吃个精光,两人这才打着饱嗝,再次去江边取水,返回。

    “草,你们这两个王八蛋干嘛去了,我们都要饿死了!”

    其他兵丁看着抬水而归的两人,都气的破口大骂。

    “铁头你少说风凉话,江水那么急,我们总要找个平缓的地方才能打水!”

    山莽恼怒回嘴,不过又惹来一阵怒骂。

    唐临风刚开始还有些担心李代桃僵会被发现,不过随着时间过去,他已经丝毫不担心了。

    因为他将山莽收到了小土球里,也就是丹田里的那颗星辰上。

    在那里,唐临风就是无所不能的神,炼魂经一运转,山莽的元神直接被他吞噬炼化了。

    整个兵营的情况都被他了解的一清二楚,再也不会露馅,而且那塔牢的信息,也知晓了不少。

    “爷爷,塔牢里有一个尊者高手坐镇,能拿下吗?”

    唐临风一边跟这些兵丁插科打诨,一边跟唐老爹问道。

    “能,我是道尊境!”

    唐临风没有再说话,估摸着圣者、圣尊、圣皇,就相当于人界位面的凝神、玄照、元婴,那个镇守尊者,就相当于人界的通玄,平时难得一见的高手。

    而唐老爹是道尊境,就是一方大佬的寂灭大高手,要不也无法统领千万兵马。

    至于更高的天尊与仙尊,已经到老殿主跟龙老那种水平,不问俗事了,江湖之中几乎没有他们的身影。

    有了唐老爹保证,唐临风心中也有了计划。

    “爷爷,我晚上把你收到小土球里,混进大营,咱们三招内拿下那个镇守,而后我化身镇守,你当随从小兵,去塔牢里走一遍!”

    唐临风将计划说了一遍,唐老爹没有反对。

    虽然有计划,可这一行,也是危机万分,毕竟这是晋国重军把守的地方,若是出点意外,两人就是万劫不复。

    押送辎重的大军缓缓前行,竟到了傍晚,才赶到了塔牢的军营。

    安营扎寨,交付粮草,整个军营都乱糟糟一片。

    唐临风顺利的将唐老爹接回,而后在大军中静候起来。

    当然,这军中重地,其实也没太混乱,特别是入夜后,一队队巡逻将士恪尽职守的巡夜。

    待大军都入睡后,唐临风就潜入底下,一路向驻守塔牢的军营摸去。

    驻守塔牢的大军,防御更加森严,特别是中军的几个将领营帐,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一个大将军位居军营中心,两个偏将军拱卫,可谓滴水不漏。

    而唐临风从地底下往军营中心钻的时候,哪怕在地下,也遇到数层阵法。

    “哎哎,你俩行不行啊,不行我直接破阵了?”

    每一层阵法,邪鹏跟元百花都要忙活好一会,给唐临风急的抓耳挠腮。

    不得不说天域的大阵,还是很厉害的。

    “不懂法阵的人不要开口说话!”

    元百花撇嘴,嚣张非常的鄙视了一遍唐临风。

    不过邪鹏跟元百花也不是吃素的,拆解推演一番后,也都有了心得,愈发得心应手。

    “混小子,此事大意不得,给我静心等候!”

    看着唐临风着急的要蛮力破阵,可给唐老爹吓坏了,在小土球上仰天大骂。

    此行成功与否,可是关系到三百万虎贲营精锐的小命的。

    唐老爹看着唐临风毛躁的样子,恨不得拎着竹竿出去再胖揍唐临风一遍。

    这可是深入敌人老窝,唐老爹都紧张的手心都是汗了,可唐临风这厮跟进自家院子一样,不时从地底下伸出脑袋,出去透透气。

    好在他们一路顺利,终于到了军帐底下。

    一个魁梧大汉,正伏案写着什么,不时停下朱笔,沉吟一番。

    这正是雷家直系弟子,雷家掌舵人雷高的一个弟弟,雷问。

    唐临风并未直接出现在军帐,而是远远的就跑出来,化身一个传令兵,当然,那传令兵也被他收到小土球上,被唐老爹摁死了。

    “报——”

    这传令兵一路小跑的军帐近前,就被护卫拦下。

    唐临风递上腰牌,对了暗号,护卫这才放行。

    “报——”

    唐临风进入军帐,跪地呈报。

    雷问看向唐临风手里的文书,倒是没有意外,是皇宫来的加急密信。

    反正有唐老爹在,伪造各个皇朝的文书,还不是小菜一碟?

    “呈上来!”

    雷问放了朱笔,就沉声道。

    唐临风托着文书起身,来到案前,雷问取过文书。

    “嗯?这是什么?”

    下一刻,雷问就皱起眉头。

    因为文书里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画着一只大乌龟,那乌龟也画的奇丑无比。

    “这是一只老乌龟!”

    唐临风低喝一声,一翻天锤就砸向雷问后脑勺,于此同时,他也将唐老爹放了出来。

    雷问既然能做大军统帅,看押三百万虎贲营将士,绝不是酒囊饭袋,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不对,挥手就向唐临风脖子擒来。

    “找死!”

    不过下一刻,雷问就汗毛炸立的回头,因为唐老爹正满脸冷厉的点向他的脑门。

    道尊对尊者,就像寂灭对通玄,有等级压制的。

    轰——

    意识到不对,雷问根本不喊,直接释放无匹气机,将军帐冲爆,连带周围十来座军帐,全都在他狂暴的气机下,被冲成飞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