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简单点
    施旭阳还没怎样呢,倒是啄小雨给吓坏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洒了救命恩人一脸孜然粉。她差点当场哭出声来。

    “打住打住,多大点事,你去打盆水来给我洗洗就好。可别动不动就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

    对这捡来的蛮荒女子,施旭阳也颇为无奈。钱也给过,晶石也给过,都不要,就是赖在这不走了。你要稍微板着脸赶她,她就站你门口哭。

    “给口……吃的,跟你。不给……也跟你。”这是啄小雨第一次开口和施旭阳说的原话。

    当时给他外甥施钱米瞧乐了,要不是舅舅在家里地位威望都高,他都想开口劝舅舅娶了吧。

    他是知道的,当年中原梁燕两朝开战,已是一方小富的施旭阳在一个小妾身上栽了跟头。当时为躲避兵祸战乱,施旭阳带上黎青城分号所有的钱财,随己方大流乘船一并逃往燕京。

    哪想中途被顺流而下的大梁龙王军拦截,扬言除了前头的大燕官船,后面跟着的商船统统要交一半过路费,谁要少交,改连坐制,在船的各位需要上交全身家当。

    谁知施旭阳的小妾私藏了珠宝被发现,不够一半。惹得一众燕商愤愤然,那以后施家在大燕商界的地位便一落千丈,常被打压挤兑。燕商还与燕官勾结,给他扣了一顶通敌的大帽子。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要不是忽闻大梁五虎马上就要打到燕京,那些富商与不少官员吓得连夜离京,再没那闲心思收拾施旭阳,施旭阳这才得以逃过一劫。

    眼见这大燕不能再呆,等到两朝谈和没几日,施旭阳便准备带着一家老小逃到大梁。谁想除了他老母,他的妻妾们皆不愿与他一并去大梁,觉得那是泥腿子粗人的地方,养尊处优惯了不是。

    施旭阳咬咬牙,当即写下休书,放她们自由。他是知道的,自从施家落败后,几个浪蹄子没少被那些对他施家敌视的富商给惦记。看样子她们已与那些富商串通一气。

    那些颠簸的日子,施母没少以泪洗面,说戏里唱的好,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还骂他施旭阳,狗东西,没种,到现在也没能给她抱上孙子。若有个孙子在怀,怎么颠沛怎么苦她都能熬下来。

    施旭阳也不敢回嘴,到大梁后先是卖力气去水泥坊做工,慢慢的凭借着多年从商的经验,赚了些小钱,然后先把老母给安顿下来,她老母那以后都信了佛,时常去寺里求子,接着施旭阳孤身出海,去往新大陆淘金。直到后来被大梁青盟看中。

    将脸上的孜然粉洗净后,施旭阳继续着手烤羊儿。不忘对啄小雨道了声:“谢谢。”

    啄小雨摇头,亦步亦趋跟着,脚下步子也稳了许多。

    施旭阳烤这一头,外甥施钱米烤另一头,两堆火炉隔着不远。

    施钱米见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用中原话对舅舅道:“舅,不是我说,现在施家扎根大梁,也算小富一隅,老佛爷也恢复了往日的慈祥。可就是冷着脸对你。你也该知道是为什么,难道舅你真不打算给你这一脉添个后?”

    自从加入青盟以后,施旭阳便孑然一身,从不近女色。施家嫡系旁系凡是沾亲带故的都在为这家主着急。以往的妻妾没少隔三差五跑来一哭二闹三上吊,想要重回施家。每次施家老佛爷就会命人把她的太师椅搬到院门口,然后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手里撵着佛珠串儿,看她们演,看她们上吊,心底那叫一个痛快。

    施旭阳闻言丢他外甥一撮孜然粉,恼羞成怒道:“没大没小,你还催起你舅舅婚来了?”

    施钱米缩缩脖子,讷讷一笑,“舅,你是担心这蛮族女子的身份?可别介,老佛爷前不久给我来了一封私信,要我催催你的终身大事。说只要是个女的,就算是异邦女子或是蛮女子也行。赶紧给主脉生一个,现在是男娃娃女娃娃都行,只要是你这一脉都成。老佛爷重男轻女的观念啊,都已叫你给磨没了。而且咱顶上也是女帝坐江山,不再轻视女娃儿。”

    施旭阳沉默片刻,偏头看了眼啄小雨。小雨身材高挑,比他还高半个头。面对他却是一副唯唯诺诺怕被丢弃的模样。

    “小雨……,你,往后你愿不愿意和我一块回中原定居?”

    “啪”的一声,啄小雨怀中抱着的各类调料罐摔一地。她本满心欢喜,但看看地上五颜六色的调料后,哇的一声哭出来,完了完了,这次去不了。太笨了,肯定会被恩人嫌弃。

    施旭阳苦笑,话一重,就像是丈夫训斥小媳妇:“你瞧瞧你!这毛手毛脚的性子得改,而且以后得学会中原话,知道了吗?”

    明明是被训斥,啄小雨却觉得欢喜万分,停下哭腔重重点了点头。

    ………

    然而这一幕却是被携美路过的某男子看到,梁九是看出来了,自个戴老虎面具容易被别人认出来。所以这次直接揉揉脸,以圣灵之气改变的外貌。看上去普通至极,就连监野司的人见到这生面孔也不由上来盘问了几句。接着被梁九的传音给惊到,然后这队巡街的监野司领队立即匆匆赶回司里和夜大人汇报此事,往后可不好找千岁爷的踪迹了。

    因为自从听说九千岁大魔头喜欢戴大老虎面具后,中原两朝行走江湖的游侠仔们都不敢戴这老虎面具,怕走在路上被大魔王的仇家给一剑刺死。大魔王的仇家有多少,明面上的虽说已被扫荡的差不多,可暗地里保不齐还有一堆。

    又因为这老虎面具销量低的缘故,一些制作面具的商家也不怎么制作这款类型的面具了。也怕犯了冲,怕触了千岁爷的霉头。

    所以,之后几次梁九戴着大老虎面具逛街,大多行人一眼便认出他是谁,他们内心激动却不敢惊呼,只得装作寻常赶街的模样,陪着千岁爷演戏。

    梁九琢磨明白以后,很是恼羞成怒,当即气冲冲哼哼道:“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给一旁的女帝笑弯了腰,一向运筹帷幄的皇叔,竟然被这么简单的小事给蒙骗了这么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