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2章 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韩皇后不敢相信的看着孝康帝,她一直以为,孝康帝只是一时糊涂,分不清儿女亲情和兄妹之情那个重要,过一些时间,他会慢慢的想清楚的。

    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孝康帝不但没有分清,而且更加糊涂,甚至为了这个贱人跟自己反目成仇,来这里教训自己。

    “你每天都说掌珠和亲的事情,难道你要记一辈子吗?这样有意思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可强求,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陵儿有什么错?你要这样折磨她?你这样小肚鸡肠,成何体统?还有一个母仪天下的样子吗?”

    孝康帝无可奈何,只有拼命地摇着头,看着韩皇后,满目叹息。

    掌珠也是自己的女儿,亲生女儿远嫁和亲,他怎么会不心疼,可是,陵儿又有什么错呢?韩皇后一直将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萧兰陵身上,又何必如此呢?

    “皇上,我看你是只会护着那个贱人,一点都不理解本宫的苦衷,那可是本宫的亲生女儿啊,那是本宫的命根子啊,你不担心她,可是本宫担心她,掌珠嫁到大漠这么长时间了,你从来没有问过,她过得好不好,你从来没有想起过她,她吃的怎么样,睡得怎么样,是不是瘦了,这一些你统统没有问过……”

    “你说,你还算是一个父亲吗你这个父亲做的合格吗?皇上,你的内心难道就一点都不愧疚吗?萧兰陵是谁,萧兰陵只不过是你的外甥女罢了,论斤称量,怎么可以和我们的宝贝女儿相提并论?今天,你为了这个小贱人,专程来这里让本宫难看,你就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韩皇后满脸泪水,激动不已的吼着孝康帝。

    “够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孝康帝被韩皇后气的怒火中烧,他怒发冲冠的看着韩皇后,一层层的汗水渗出来,湿透了他的衣服。

    “不够,永远不够,只要本宫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萧兰陵那个贱人好过!皇上,你就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本宫会让萧兰陵那个贱人,三步一拜,五步一扣,到这里来求本宫,她会后悔没有替代掌珠嫁到大漠去,她会后悔今天处罚了本宫那几个心腹,她会后悔如今嫁给了珏儿,她更会后悔与本宫作对,因为,但凡是跟本宫作对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韩皇后一步一步向着孝康帝走去,那种气场,像是一个夜叉魔鬼,要活生生的取人性命。

    皇后,朕看你真是走火入魔,无药可救了,你的内心深处,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恻隐之心吗?皇后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仇恨,多看看呢?陵儿已经是你的儿媳妇了,是一家人!你难道非要弄得破人亡才甘心吗?”孝康帝长叹一声,到是有些后悔当初选了韩皇后作为中宫嫡后,他没有想到,韩皇后已经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走火入魔?无药可救?对,皇上,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本宫就是无药可救,走火入魔了,从我的掌珠嫁到大漠那一刻开始,本宫的灵魂就已经随着掌珠而去了,本宫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本宫每天都像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思想,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不想做任何事情,心心念念的,只是掌珠,我的嫡亲女儿……”

    “而皇上,呵呵,皇上您呢?您依然过的很好,没有一丝的难过,皇上,你说得对,本宫一定要让萧兰陵那个小贱人家破人亡,以消我心头之恨!”韩皇后咬牙切齿,嘴唇都被她咬出了血迹,看到这一幕,皇上也不免心疼,连忙走上前去,从袖子里拿出自己随身带的手帕,为她轻轻地擦去了血迹。

    “你这又是何必呢?再怎么说,陵儿也是我们的儿媳啊,你就宽宏大量一些,放了陵儿吧,好不好?你这样步步紧逼,让我和太子夹在你们两个中间,怎么做人啊?你就饶了我吧,好不好?就当我求你了不行嘛?”

    “皇后,这些年来,你我伉俪情深,情深似海,从来没有什么矛盾,从来没有脸红过,可是,你这样对待陵儿,我是真的看不下去啊,陵儿是我的外甥女儿,她的母亲是我的亲妹妹,而且晋阳又对我有救命之恩,你让我如何亏待她?”

    “你让我站在你这一边,为难陵儿,可是那般……晋阳就会怪罪于我,我要是站在陵儿这一边,你就会怪罪于我,看着你们两个不和,我这心里就像一块千年寒冰般冻凉,你为什么就不为你的夫君着相一下呢?你说,这二十年来,我哪里对不起你?”孝康帝轻轻地抚摸着韩韩皇后的脸颊,心疼的擦拭着血迹,语重心长的对韩韩皇后说道。

    “皇上,你不用在这里演什么苦肉计,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我和她不和,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和晋阳长公主合不合,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不要混淆视听,本宫不会上当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韩韩皇后颇不领情,一把推开孝康帝的手,冰冷的说道。

    “皇后,你真的要把朕逼上绝路吗?”孝康帝被韩韩皇后这么一推,顿时无比的失望,他没有想到,自己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妻子,竟然完全不把自己的荣辱放在眼里,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感受。

    “好了朕知道了,那……你就好自为之吧,朕是管不了你了,你要是执意要找陵儿的麻烦,就尽情的找吧,从此,朕再也不会踏进这里一步了,你保重”说完,孝康帝抬起头,将心中酸意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皇上”韩皇后没有想到,孝康帝竟然如此决绝,说从此恩断义绝的话,她无比的惊讶,她想说一些话来缓和与孝康帝之间的关系,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了,你好好休息,不用挂念朕,朕……朕……走了……”说完,孝康帝便迈开了步子,径直向门外走去。

    “皇上……”韩皇后在后面愣愣的站着,小声的叫着孝康帝,一颗豆大的泪水滑了下来,滴到了冰冷的地板上,浸湿了尘土。

    韩皇后无比绝望,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掌珠报仇,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儿子顾珏,丈夫孝康帝,还有几个心腹,在这样下去,她还会失去什么?她也不知道,因为她不想知道,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复仇,满脑子都是萧兰陵,她只想看着萧兰陵一步一步走进悬崖,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进地狱。

    孝康帝就这样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韩皇后回想起以前的日子,她和孝康帝在一起的日子,那是何等的欢乐,何等的幸福,就是在这,韩皇后的寝宫里,他们两个喝茶下棋,读诗看书,一起迎接新生命的降临,一起守护着他们爱情的果实,就是在这儿,她和孝康帝两个人看着顾珏和掌珠一起慢慢的长大,那是真正的天伦之乐,也是她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而现在,再看看这个地方,模样没有变,味道却变了,变得无比的冰冷,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感觉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再也回不去了……

    “萧兰陵,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都是你,你给我等着,我与你不共戴天!”韩韩皇后不停的诅咒着萧兰陵,满眼都是仇恨的火焰,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都烧个干干净净。把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啪……”一整套茶杯茶壶都被韩韩皇后一把甩在了地上,满地都是碎渣,就想她现在的心,已经不再完整了,就想孝康帝和她的关系,已经不能再破镜重圆了。

    “萧兰陵你给我等着——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突然,韩韩皇后大喝一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顿时,一口咸甜涌到了嗓子口。

    “噗”

    “皇后娘娘——”

    韩皇后喷出了一口血,乌黑乌黑,像是一滩死血。这一下,把宫女们都吓了个半死,连忙跑了过来,可是地上都是碴子,紧赶慢赶,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韩皇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失去了知觉,往后倒了下去。结结实实的磕在了硬硬的地板上。

    “快——快——传太医——”

    宫女们像一群群蚂蚁,排山倒海般围了过来,大声的呼喊着韩韩皇后,不停的晃动着韩韩皇后。

    太子宫内,萧兰陵满身汗水的躺在了床上,回想起今天自己受到委屈,一时想不开,便大哭了起来。

    “太子妃殿下,您……您怎么了?”小梅看着萧兰陵,满脸疑惑不解。

    “你个死小梅,坏小梅,混蛋小梅,你真是良心被狗吃了,我讨厌死你了”萧兰陵大哭着,顾不得擦着鼻涕眼泪,弄得满脸都是,小梅拿着手帕,为萧兰陵一点一点的擦去,无比委屈的说道:“太子妃殿下,您还真是不讲道理”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萧兰陵猛的坐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鼻涕,霸道的质问着小梅。

    “好好好,您不是不讲道理,是我,是我,是我不好,不讲道理,行不行啊?”小梅满脸无奈,只能将就着萧兰陵,为她端来了一盆热水,把手中的手帕洗干净,又拿给了她。

    “拿走啊我才不要呢你这个没良心的”萧兰陵故意耍脾气,将手帕接过扔到了地上,嘴上不留情面的发着牢骚。

    “哎呦喂,我的太子妃殿下啊,您倒是说啊,我们这一帮奴才是怎么得罪您了啊,我们那里做的不好,让您这样不高兴啊?”小梅摇了摇头,心想,这个萧兰陵也不知道是发哪门子火,这样折腾人。

    “哼你还来问我?你说说,你为什么最后自己跑掉了?你怎么不护着我一点啊。要不是你跑丢了,没有人给我撑腰,帮我说话,你说说,皇后能这样欺负我么?还不是因为你自私自利,关键时候靠不住?”萧兰陵一嘟嘴,生气的埋怨着小梅。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太子妃殿下,您这可是冤枉了小梅了,小梅哪里跑了啊,小梅压根儿就没有跟你一起跑!”小梅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了萧兰陵生气的原因了,原来,她是在埋怨自己没有跟她一起跑。

    “你……”萧兰陵更加生气了。正要好好地骂她一会儿,却被小梅抢了先。

    “诶您先等一等,您说说,那时候您为什么跑啊,您有没有跟我说,让我跟着你一起跑,我跑个什么劲儿啊,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后面那群人就是追您的啊,就是什么都不论,单说您去的方向,就不适合逃跑嘛”小梅说完了,将地上的手帕拿起来,又洗了干净,重新拿给了萧兰陵。

    “怎么不适合逃跑了啊?”萧兰陵嘟着嘴,不解的问道。

    “您不知道啊您说您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您就一口气儿往那里钻啊,您说您是不是傻啊”小梅惊讶的看着萧兰陵,大大方方的说着萧兰陵傻,两人经过几日的交往,早就熟的不行了,而且两个人面上是主仆,实际上早就以姐妹相称了,说萧兰陵一句傻,确实不算过分。

    “我……”萧兰陵哑口无言,她确实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只是当时脑袋一热,便撒开了丫子。

    “我告诉您吧,那是一条死路,您要是真的逃跑啊,就不能往哪儿去,我说呢,我还以为您是跟我闹着玩儿呢,傻子都知道,那是条死路!”小梅看了看萧兰陵,便将水盆端走了。

    “我哪里知道,那是一条死路啊,我什么都不懂,我可是才进皇宫啊,哪有你们熟悉啊,跑错也是情理之中啊”萧兰陵接过来手帕,细细的擦拭了一下手和脸,无奈的说道。

    “好了,那皇后娘娘有没有为难你啊?”小梅关切的问着,看了看萧兰陵脸上和身上,发现没有什么伤痕,这才放心的放下。

    “那倒是没有,只是让我在烈日底下跪上两个时辰”萧兰陵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两个时辰?那不得烤化了啊?”小梅大吃一惊,怪不得她发现萧兰陵回来的时候衣服都湿透了,全身都湿漉漉的,就像是刚刚落水了一般。

    “还好我机智,让那一群侍卫叫皇上去了,结果,不到半个时辰皇上就来了,他大声斥责了皇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