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后宫真是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她样貌清丽无双,本来就吸引人的目光,再被封为公主,他已经能想到云国的那些贵族子弟会有多疯狂了。江子群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在桌上捶了一下。挥手让子离下去。

    正在这时,门外的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见到江子群就跪倒在地上,声音有些激动道:“恭喜皇上,何妃娘娘有孕了!”

    江子群简直没想到何青衣和他这些日子呆了一夜就怀了孕,面上僵了一瞬,立马就吩咐起驾去何青衣的宫中。

    何青衣身前呼啦啦跪了一地,宫里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进来庆贺她又怀了皇帝的第一个后嗣。皇帝江子群自从有了舒韵文,后宫一直都比较空虚。随着年岁渐长,宫里宫外,上上下下都急得不行,几乎都确信,只要谁能给皇帝诞下第一个皇子,那么后位就是十拿九稳的了。

    之前许若卿还活着没有划破相的时候,江子群总去她的宫中留宿。后宫人人都传许嫔肯定会怀孕,到时候生了皇子,成了月国的功臣,就算她原来身份卑微当不了皇后,贵妃是一定的了。

    后来的事当然大家都没有想到,风光一时的许嫔服毒自杀,何青衣又怀了孕,底下的人心里不约而同地感叹,风水轮流转,后宫真是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何青衣见江子群匆匆赶来,进来也没有看她,直接劈头盖脸地问跪在地上的太医:“李太医,可确定了?何妃有孕多长时间了?”何青衣面上的笑淡了不少,紧张地等太医回话。李太医摸了摸胡须,对江子群解释差不多一两个月,反正肯定三个月以内。

    何青衣见江子群听了皱起眉头,面上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还以为他察觉出什么来,吓地手脚都冰凉了。其实江子群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过,只是很快想到何家在朝中,没了舒家的牵制最近已经有些膨胀地越来越快,何青衣又在这种时候怀了孕。

    以后生下皇子,他们的地位更加稳固,对自己肯定会有威胁。想到这里,江子群转过头来看何青衣的眼神就有些犀利,带着点若有所思。

    何青衣本来就心虚,被他看的背后发毛。为了掩饰只能站起来朝他笑道:“皇上,臣妾终于又怀上了孩子,往后朝中的大臣终于不用拿后嗣的事来烦您了。”江子群不喜欢后宫的女人议论朝中的事,尤其是现在怀着孕,娘家气焰又嚣张的何青衣。

    何青衣说完了才感觉出不对来,刚刚她实在有点害怕,一时口不择言,就…江子群凝视了她一瞬,嘴角勾起个笑来,吩咐身边的太监:“去库房里拿出来那些天纱来,将何妃的帐子换了,这寝室里的东西重新都布置一遍吧。”

    何青衣也跟写他笑了一下,江子群上前把她摁在椅子上,对秋芳及底下的宫女太监说要好好地伺候着何青衣,出了一点纰漏,都不用想着活命。

    跪着的人心里一凛,齐声应是。江子群满意了,当晚就歇在了这里。

    何青衣心里还记挂着子离,就假意问江子群御书房的事情怎么办。江子群知道现在那些事都是次要的,为了表示自己对孩子的重视今晚就不用想着回去了。

    隐匿在暗处的子离看着灯火熄灭的何青衣宫中,默默抿紧了嘴唇。

    “你知道朕最近得到什么消息了吗?”邱蔚庭又在一天夜晚造访了舒韵文的府邸,如今已经改成华阳公主府的牌匾了。舒韵文坐在他旁边,面上严肃起来实在是与她母亲的感觉太相似了,邱蔚庭下意识打起了精神。

    舒韵文知道他过来找自己一定是有重大的事要说,心里十分不喜欢他卖关子的行为,口里的语气也不是非常好的样子:“皇上有什么事,直说便好,这里也没有外人,不必遮遮掩掩的。”

    邱蔚庭被她呛声,倒也不生气,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你的口气与你母亲当年太像了,就是这种冷冰冰的样子,风靡了整个京城。”舒韵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底下的手指微动,声音平平:“母亲是母亲,我是我。”

    邱蔚庭见舒韵文不想再跟他在这里耗时间,手放在嘴边咳了一下,再抬起头来还是笑意盈盈:“朕这些年来一直追查越凌和江家当年的事。你和江子群成婚几年,应该早就知道他家当年出过什么事。”他顿了顿,狭长的目扫过舒韵文严肃起来的脸,见她朝自己点点头,面上最后一丝微笑也消失了。

    “你肯定心里有猜测是谁杀了他们,其实就是江子群的叔父。”邱蔚庭越说声音越低沉,也回想起来被越凌肆意折辱的那些年,面色难看:“越凌抓住了他叔父唯一的儿子,逼迫他和自己联手,杀害了江子群的父母,不过,放过江子群完全是个意外。”

    舒韵文面色大变,没有想到越凌当年的势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的嘴唇不安地轻轻颤动着,想起赵伯宴的死,江子群坐上皇位后发生的奇怪事。心里就有了不好的猜测。

    “他们留下的这些人自从越凌死后销声匿迹了几年,近来朕手下的人又在京城里查到了他们活动的踪迹,猜想他们肯定也有一批人在月国内,毕竟江子群当上了皇帝,继续查下去,他们藏地再深迟早也会被发现。”邱蔚庭从座位上起来,站在厅的正中央看着富丽堂皇的公主府,叹了一口气。

    “所以,江子群身边这些年来应该一直潜伏着他们的人,你同他住在一起肯定非常地不安全。为了你,也为了玄女钗,更为了你母亲,所以朕就把你接回来了。”

    舒韵文非常震惊,她听了这些秘辛,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子群,这么说,他现在一定非常危险了,身边那些暗中窥伺他的人不会让他有机会查到当年的真相。所以,到底应该怎么办?

    邱蔚庭实际上告诉舒韵文他手里掌握的东西,只是为了消除两人的敌意,打消她对自己不必要的猜测,就当是为了自己的皇姐,舒韵文在云国京城里也不会出任何事的。邱蔚庭有这个自信。

    舒韵文的思绪早就飘了很远,这些年她大大小小的事经历了不少,身边除了清水一个小丫头和自己舒家的父兄之外,再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到了这般的境地,自己来云国之前发的誓,面对如此强劲,而且一直都在暗处的那些余孽,到底有多少胜算呢?

    邱蔚庭见她眼睛已经直了,觉得她是吓到了,还安慰地说道:“你不用担心,朕会护你周全,只是你自己也要当心,公主府这么大,朕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是朕的。”

    说完,最后看了舒韵文一眼,推门出去了。门外不远处,流云已经等在那里很长时间了,见邱蔚庭出来,忙上前道:“皇上,可还有接下来的指示。”邱蔚庭看了看寂静清冷的四周,压低了声音道:“你只需要看好公主就行,她的事及时向我汇报。”

    流云看着他离去的高大身影,目光忍不住露出一丝痴迷。她在皇宫里多少年了,以前一直是宫里负责扫洒的三等宫女,日子很不好过,可是被当年还不是皇帝的邱蔚庭看中,调到他身边贴身伺候,一晃就是几年。

    她从十几岁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慕恋邱蔚庭,他当是刚及冠,在一众出色的兄弟姐妹里并不起眼,可是流云知道,他的脾气是这几人里最好的,待人总是温温和和的。

    更加之后来调到他身边,朝夕相处,邱蔚庭长相少有人及,每每流云在一边给他磨墨,他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侧脸温柔地让人忍不住沉溺。流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反正自己下定了决心一辈子都会陪在他的身边。

    舒韵文过了很久才从前厅里出来,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流云上前给她打着灯笼,送她回了寝室。院子门上挂了一对灯笼,清水就站在门前迎她,去了这么久,她担心地不得了,即使舒韵文并没有对她说去见的人是谁,她也能肯定就是皇帝。

    送舒韵文过来的流云被清水瞪了一眼,面上也懒地做出笑脸来敷衍她,例行公事和舒韵文说了几句话就下去了。边走边想,到底怎么才能取得舒韵文的信任,至少让清水这个丫头不要一见面就跟个斗鸡一样看着自己吧。

    半夜里阴冷,本来云国的天气如今已经不需要火盆了,地龙也早就停了,清水还是早找出来一只点上,起码让舒韵文进来脱衣服的时候不会打哆嗦。火盆里跳跃的火苗映照在舒韵文和清水的眼睛里,让彼此都有了些暖意。

    清水对她笑笑,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薯,里面都已经熟了,皮是焦焦的黑乎乎的样子,发出阵阵扑鼻的香气。舒韵文没见过这种东西,清水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对她说“小姐,这是我给你留的烤红薯,我今天悄悄从膳房里拿了一个,埋在火盆里闷熟了。你尝尝,特别香。”

    说着就递给了舒韵文,舒韵文闻着浓郁的香味,也顾不得它脏脏的外表,就接到手里。她左看又看就是下不去口,清水笑了一下,上手帮她把外皮剥开,露出内里烤得金黄的瓤。舒韵文咽了一口口水,试探着咬了一块。

    味道实在是不错,舒韵文眼睛亮了亮,当着清水的面也不用顾及什么礼仪,狼吞虎咽地就吃完了。清水用两手托着腮,高高兴兴地看着她吃。

    舒韵文把剩下的皮和蒂扔在火盆里,抬起头来才忘了给清水留一口,面上就有点尴尬,清水得意地说“放心吧,小姐,今天我在膳房大娘那里已经吃了好几个了,这个就是给你留的。”舒韵文因为吃红薯,鼻子上都沁出了汗。

    清水知道她没吃够,就对她说道“没事,下次还有,不过天气现在热了,吃不了几次了。”舒韵文看着她圆圆的脸蛋,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睛就有点发酸,以前在月国里身边有那么多熟悉的人,她感受不到清水对她的关心,如今到了云国,只有清水还在自己身边,她还是一直没变。

    舒韵文越想越伤感,忍不住擦了擦眼睛,清水发觉了她的沉默,不明所以的问道“小姐,你怎么啦,揉什么眼睛。”舒韵文怕被她看出来自己在流眼泪,顿了一下才说道“没事,没事,就是火盆里的灰吹到了眼里,我们收拾收拾快睡吧。”

    清水今天晚上心情不错,给舒韵文换上寝衣,就想要转到外间去值夜。舒韵文一顿感慨,就拉住了清水的手,让她陪自己一起睡。清水当然想,不过她心里还记着前些日子流云说她的那些话,表情就有点气呼呼地“我可不能陪你睡,明天让流云见到了,又要讽刺我啦。”

    舒韵文就笑“没事,我向你保证,明天她不会说你的。我的床可比外角间的舒服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真不上来睡一觉?”见她还在犹豫,又刺激她“怎么,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皇上,依老臣看,何妃进宫陪伴您也有几年了,如今有孕,是否应该为她提一下位分。”跪在地上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官员,江子群很容易就能认出来他是何家一党的成员。

    他们心里打的算盘江子群可都清清楚楚,怀了孕当上贵妃,下一步将孩子生下来当然就能顺理成章地进封为皇后。

    江子群面无表情地看着何青衣的父亲和一干大大小小的臣子,这些人还真是肆无忌惮,狼子之心昭然若揭。他丝毫不怀疑,如今何氏在私底下已经拉帮结派得很厉害了,等到他们在宫里的靠山成了皇后,那么朝堂绝对会被搅地乌烟瘴气。

    他作为一个皇帝,不是怕大臣势力大,而是怕朝中没有可以牵制他们的力量。政治平衡一旦被打破,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他当时一意孤行将舒家打压出朝堂,如今是时候重新让他们回来了。

    “不急,后宫妃嫔之前也怀过两次孕,可是谁都没有为朕真的生下一男半女。为防万一,还是等孩子出生了再进位分也不迟。”江子群推脱道。
为您推荐